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列舰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65|回复: 4

日德兰纪念系列 - 军舰建造篇 - 第一章 - 政治、经济、军事

[复制链接]

中将

七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9-6-9 13: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9-22 00:38 编辑

前言

公元1916年,即英王乔治五世登基的第七年、德皇威廉二世登基的第二十九年,于中国而言则是丙辰年,属龙。当年5月31日下午,英德两国海军主力舰队在北海相遇,随即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海战,后世将其称为日德兰海战。

关于这场海战的前因后果,各国学者们早就发表了无数的研究文章和专著。而在先前的篇章中,我也已经对甲弹对抗、火控炮术、鱼雷水雷等具体话题进行了研究。

在本篇中,我将从更为整体的角度,探索军舰建造所涉及的各方面因素。



索引

第一章 - 政治、经济、军事

此章从宏观的政治、经济、军事角度出发,对英德两国及其海军进行了简介,随后引出了双方的造舰规划。

中将

七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3: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9-23 18:57 编辑

日德兰纪念系列 - 军舰建造篇 - 第一章 - 政治、经济、军事

本帖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主要参考资料:

Sir John Fisher's Naval Revolution,作者Nicholas Lambert

The Royal Navy since 1815: A New Short History,作者Eric J. Grove

In Defence of Naval Supremacy: Finance, Technology, and British Naval Policy, 1889-1914,作者Jon Tetsuro Sumida

The Naval Route to the Abyss: The Anglo-German Naval Race 1895-1914,编者Matthew S. Seligmann,Frank Nägler,Michael Epkenhans

Building the Kaiser's Navy: The Imperial Navy Office and German Industry in the Tirpitz Era, 1890-1919,作者Gary E. Weir

'Luxury' Fleet: The Imperial German Navy, 1888-1918,作者Holger Herwig

Tirpitz and the Imperial German Navy,作者Patrick J. Kelly



一、政治体制

军舰建造是国家大事,因此这个话题并不仅仅是海军自己说了算的,而是要受到政治决策的影响。既然如此,我们首先有必要了解一下英德两国的政治体制。

英国

英国的政治体制,是君主立宪制下的议会民主政体,其议会(Parliament)由上议院(House of Lords)与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共同构成。上议院的成员是贵族和高阶教士,而下议院的成员是经选举产生的平民。在历史上,上议院的权势曾高于下议院,但进入19世纪后,下议院逐渐成为两者中更为重要的机构。

英国政府的最高决策机构叫做内阁,其成员均来自议会。在议会选举完成后,通常会由议会多数党党魁或联合党派执政联盟的领袖,来担任首相。内阁中的其他成员,例如财政大臣、外交大臣等,则是经首相提名产生的。内阁是一个集体决策机构,在此机制下,首相是内阁领袖,但并非大权独揽。在19世纪时,尚有不少上议院成员进入内阁担任首相或其他要职,但进入20世纪后,大多数内阁成员均出自下议院,且首相全都是出自下议院。

英国内阁需向议会负责,内阁做出的决策需得到议会投票通过才能成为法案。议会成员可以对内阁发起不信任动议,如果议会投票通过了不信任动议,首相可以奏请君主批准解散议会重新选举,也可以带领内阁成员集体辞职。

按照英国的政治体制,在造舰费用与规划事务上,海军高层可以提出规划与建议,但最终决策权在政府与议会。

德国

表面上来看,德国与英国一样,都是既有君主又有议会的国家。但实际上,这两个国家的政体存在着显著差异。

与早早实现了统一政权的英国不同,在历史上,德国曾长期处于小邦林立的状态下,直到普鲁士王国崛起并击败了多个敌手后,才于1871年实现了统一。即便如此,德国的统一程度也依然是较低的——在新建立的德意志帝国中,各个邦国的政府仍然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这些邦国大部分是君主制的,例如普鲁士王国、巴伐利亚王国、萨克森王国、符腾堡王国、巴登大公国、黑森大公国等,也有一些是自由城市,例如汉堡和不莱梅。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新建立的国家的最高权力,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由各个邦国的代表所共同组成的联邦议会(Bundesrat)掌握的。在1871-1911年间,联邦议会的席位总共有58个,其中普鲁士占据17席,巴伐利亚占据6席,萨克森和符腾堡分别占据4席,巴登和黑森分别占据3席,其他小邦国根据其地位占据1-2席。至1911年时,原属于法国,后被德国占领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也在联邦议会中获得了3个席位,使总席位增加到了61席。

联邦议会代表的是各个邦国的利益,而普通民众的利益,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由帝国议会(Reichstag)来代表的,后者的成员是通过普选产生的。帝国议会能够批准或否决政府预算议案,并与联邦议会共同掌握立法权,但与英国不同的是,德国首相并不是基于议会选举产生的,而是完全由君主任命的,因此议会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较为有限。

除了帝国层面的议会之外,各个邦国也有自己的议会,且其制度各有不同,例如普鲁士议会(Preußischer Landtag)不是基于普选制度的,而是基于三级选举制度的——在后者的体系下,公民按照其纳税金额,被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每个等级的公民的纳税总数相同,并能够选举出1/3的议会成员。换句话说,三级选举制度是基于经济阶层的,少数的有产阶级在议会中得到了充分代表,而多数的无产阶级则没有在议会中得到充分代表。由此可见,这种三级选举制度,与一人一票的普选制度存在着显著的差异。

议会具有立法权,但更多的权力则掌握在君主手中。在德意志帝国层面,行政权是由皇帝任命的首相掌握的,后者只向皇帝本人负责。在各项具体事务上,首相则会得到国务秘书们(例如财政部国务秘书、外交部国务秘书等)的辅佐,后者同样也是由皇帝任命的,同样只向帝本人负责。在德国体制下,首相和国务秘书们是由高级公务员担任的(海军部国务秘书除外,这个职位由现役军人担任),而不是像英国的内阁成员那样,是由经选举产生的议会成员来担任的。换句话说,由首相和国务秘书们构成的政府最高决策圈,是只向皇帝负责的。除此之外,皇帝还是最高军事统帅,能够决定外交政策,并且在得到联邦议会支持的情况下,还能够下令解散帝国议会。在普鲁士王国层面,行政权同样是由国王任命的首相掌握的,普鲁士王国的国王同时也是德意志帝国的皇帝,而普鲁士王国的首相通常也同时是德意志帝国的首相。

也就是说,德意志帝国是一个皇帝与议会分别掌握一部分权力的二元帝国,并且还是一个由多个邦国共同构成的联邦制的帝国。皇帝通过首相治理国家,并在重大事宜上受到议会的制约——例如,发动侵略战争时需要经过议会同意,与外国签订的条约需要经过议会同意,立法提案需要由议会批准才能成为法律。这种制约有时是来自代表各邦国利益的联邦议会的,但更多时候是来自代表普通民众利益的帝国议会的。

在这样的体制下,对军舰建造这个话题,皇帝和他任命的官员们起主导作用,而议会则能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

二、国家地位与海军地位

了解完两国的政治体制后,我们还有必要了解一下两国在世界上所处的地位,以及海军在这两个国家中所处的地位。

英国

大英帝国是一个海上帝国,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尽管英国只是一个偏居一偶的岛国,本土的人口和面积都不甚出众,但却占有广大的殖民地——按照著名经济学家Angus Maddison估算的数据,在1913年时,大英帝国的人口总数达到4.47亿,约占全球总人口的1/4,其领地更是遍布全球,因此号称日不落帝国。

一战前夕的大英帝国版图



在这样的背景下,尽管海权这个概念并不容易解释,但无论是政客还是普通民众都非常清楚,英国需要一支强有力的海军,来拱卫这个海上帝国。

对于英国海军的职能,我们不妨参考著名学者Nicholas Lambert给出的描述(Sir John Fisher's Naval Revolution,P.15-16):

Throughout this period the British government expected the Royal Navy to perform three main tasks:
在这一时期(19世纪末期至20世纪初期),英国政府期望皇家海军能完成三项主要任务:

First, and foremost, the navy was to dominate the narrow seas and approaches to the British Isles and so prevent invasion;
第一,海军应能控制狭海(主要是指英吉利海峡,有时也包含北海)及通往不列颠群岛的海上路线,以便阻止敌国入侵,这是海军最重要的任务;

Second, the navy was to secure communications with the colonies, and particularly the route through the Mediterranean to India;
第二,海军应保障本土与殖民地之间的海上交通线的安全,特别是通过地中海连接至印度的海上交通线的安全;

And third, the navy was held responsible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security of the global trading system, upon which the prosperity of the nation depended.
第三,海军应保障全球贸易体系的安全,后者对于国家繁荣富强至关重要。

This involved patrolling the ocean trade routes, charting and surveying, suppressing piracy, and generally protecting British and Imperial trade from interference.
为了达成上述任务,需要在海上交通线上进行巡逻,对海域进行勘测并绘制海图,镇压海盗行为,以及保护英国海上贸易不受干扰。

In return, it was always understood that the Royal Navy would be provided with ample forces to ensure a maritime predominance over any reasonable combination of other European great powers.
为了完成这项任务,政府会保证皇家海军具备充分的实力——在面对各种可能存在的欧洲强国联盟(例如法俄同盟)时,皇家海军都应能够占据海上优势。

This meant sufficient line-of-battle ships to be sure of a decisive victory in engagements against enemy main fleets,
这意味着充足数量的战列舰,以确保在与敌方主力舰队的交战中,能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enough cruising vessels to protect maritime trade from interference,
意味着充足数量的巡洋舰,来保护海上交通线不受干扰,

and a supply of flotilla craft (chiefly gunboats) for imperial constabulary duties, and to perform the minor operations of war.
还意味着大量小型舰艇(如炮舰),在世界各地维护帝国利益,并在战争时期执行杂项任务。

如果将目光聚焦于一战时期,那么我们还可以参考著名海军将领杰里科(John Rushworth Jellicoe)所给出的描述(The Grand Fleet, 1914-1916: Its Creation, Development and Work,P.12-13):

The main objects for which our Navy exists may be shortly summed up under four heads:
英国海军的主要职能,可简单归纳为以下四个方面:

1. To ensure for British ships the unimpeded use of the sea.
1、保证英国船只在海洋上畅通无阻。英国是一个岛国,并且还是一个粮食无法自给自足的岛国,因此这是至关重要的。

2. In the event of war, to bring steady economic pressure to bear on our adversary by denying him the use of the sea.
2、在战争时期,阻止敌国进行海上通商和运输,借此对其施加经济压力,最终迫使其停战求和。

3. Similarly in the event of war, to cover the passage and assist any army sent over seas, and to protect its communications and supplies.
3、在战争时期,保护向海外输送陆军的航线,保护其交通和补给线,并对陆军作战进行支援。

4. To prevent invasion of this country and its oversea dominions by enemy forces.
4、阻止敌国入侵英国本土及海外领地。

由于海军的任务是如此的重要,因此在英国的政治生态和民众观念中,海军一直享有很高的地位。

德国

与坐落于不列颠群岛上的英国不同,德国位于欧洲大陆,且其大部分领土都位于内陆,只有北部地区毗邻海洋,是一个典型的大陆国家。在历史上,除了沿海地区以外,德国大部分地区的统治者及其臣民对海洋事务并不怎么关注。

在德国统一之初时,帝国首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对于殖民事务并无兴趣——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工作是对内强化政权、对外斡旋游走,以巩固这个新生国家的地位。但经过10多年的发展后,随着工业实力的不断增强与海外贸易的快速拓展,德国国内开始出现进行海外殖民的呼声——1882年时,德国殖民协会(Deutscher Kolonialverein)成立了,这是一个鼓吹殖民活动的团体。此后,德国也如同其他欧洲列强一样,走向了海外殖民的道路——自1884年起,德国陆续获得了德属东非(Deutsch-Ostafrika)、德属西非(Deutsch-Westafrika)、德属西南非(Deutsch-Südwestafrika)、以及德属新几内亚 (Deutsch-Neuguinea)。

1888年6月15日,威廉二世(Wilhelm II)继位,成为德国皇帝兼普鲁士国王;1890年3月18日,由于君臣不和,俾斯麦辞去了首相的职位。这两件事件,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此后,在国力快速提升的背景下,在野心勃勃的新皇的驱使下,德国人的野心开始进一步扩大——他们不再满足于先辈们创下的大国(Großmacht)地位,而是鼓吹要将德国打造为世界强国(Weltmacht);同时,他们也背离了俾斯麦时代的现实政策(Realpolitik),并提出了所谓的世界政策(Weltpolitik)——对于这种野心的最著名的表述,出现于1897年12月6日——时任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的比洛(Bernhard von Bülow),在帝国议会的辩论中宣称:我们不想让任何人站在阴影里,但我们也渴望阳光下的地盘(wir wollen niemand in den Schatten stellen, aber wir verlangen auch unseren Platz an der Sonne)。

一战前夕的全球殖民格局

粉色部分为英国及其殖民地,绿色部分为俄国(非洲的几块绿色部分是比利时和葡萄牙的),蓝色部分为德国及其殖民地,浅紫色部分为法国及其殖民地。



在这张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英国人建立的全球帝国,势力范围遍布五大洲、四大洋;俄国人的领土广袤,横跨欧亚大陆,从波兰一直延伸到白令海峡;法国人的地盘虽不及前两个国家,但也在非洲西北部建立起了一大片殖民地;相比之下,尽管德国人也建立了多处殖民地,但相比其他列强,其势力范围依然是偏小的。若要实现世界强国的梦想,的确有必要打造一支强大的海军。

一战前夕的欧洲列强格局

请注意,此图中只画出了俄国的欧洲部分,并未画出其亚洲部分。



从这张图中,我们则能看到,英国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狭海是英国的天然国防屏障;而德国则位于欧洲大陆中央,并在各个边境上都与其他国家接壤——换句话说,德国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陆军,才能确保其国土安全——在此背景下,自普鲁士王国时期开始,他们的陆军实力就一直是处于欧洲前列的;通过一系列对外战争的胜利,普鲁士陆军也的确创下了不朽的功绩。在普鲁士,陆军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有人评价道,普鲁士是一个附属于陆军的国家。至于海军,普丹战争和普法战争都证明,即便海军不敌对方,但只要陆军能够击败对手,他们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进入1890年代后,由于法俄两国结成了同盟,在东西两境对德国构成了极大威胁,因此德国人就更需要倚重陆军了——著名的施里芬计划(Schlieffen-Plan)便是专门用来应对法俄联盟的——但是在这样的战争环境下,海军又到底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总体来说,政治野心与地缘格局之间的矛盾,导致了德国海军的尴尬地位——从欧洲大陆的角度看,德国需要强大的陆军,而海军则并不太重要;但从走向世界的角度看,他们又的确是需要海军的。

三、经济体量

经济体量对于海军建设有没有影响?当然有影响,一穷二白的国家显然是造不出大海军的。既然如此,经济体量对海军建设的影响,应该如何衡量呢?

可能会有人说,GDP/GNP数据是最直观的参考标准。这个说法放在当下,当然是没问题的,但放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这个大背景下,就显得不合适了——按照著名经济学家Angus Maddison估算的数据,在一战前夕时,经济体量排名全球前七的国家(只计算本土,不包含殖民地)分别是美国、中国、德国、俄国、英国、印度、以及法国——这显然是不符合当时的国家地位排名的。

由于当时属于典型的工业社会时期,工业生产能力是衡量国家实力的核心指标,因此使用煤产量、钢铁产量等指标进行比较,会是更为妥当的方式。











以上数据的来源是Brian R. Mitchell编写的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Statistics Europe 1750–1988。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到,在1871年,即德国刚统一时,英国的主要重工业指标是德国的数倍,但到1913年,即一战前夕时,德国的工业指标已反超英国,特别是在发电量和粗钢产量这两项更为现代化的指标上,大大超出了英国。这也为德国挑战英国海上霸权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了解完工业产能后,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具体的军费数据。





以上数据的来源是Holger Herwig所著的'Luxury' Fleet: The Imperial German Navy, 1888-1918。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在1905-06财年时,德国的国防预算要比英国低35%,但至1913-14财年时,德国的国防预算已经要比英国高40%了,换句话说,德国国防预算的增速惊人,在不到10年内迅速超越了英国。然而,单以海军预算而论,尽管数字也在增长,但始终不及英国——1905-06财年时,德国的海军预算仅为英国的34%,而1913-14财年时,德国的海军预算也仅为英国的49.5%。

这种现象,自然是由于英德两国在地缘格局上的差异导致的——先前我们已经说过,英国是一个岛国,主要依靠海军来保卫本土,而德国则是一个大陆国家,需要维持一支强大的陆军来对抗邻国。因此在这两个国家中,海军和陆军的地位是不同的——正因如此,尽管德国的国防预算一直很高,但大部分都给了陆军,于是海军预算自然就比不过英国了。

四、海军组织机构

在军舰建造话题上,政治和经济是宏观因素,具体细节自然还是由海军专业人士负责的,因此还有必要了解一下两国海军内部的组织机构。

英国

英国海军的最高管理机构是海军部(Admiralty),海军部内的决策核心叫做海军部委员会(Board of Admiralty)。

海军部的最高长官是海军大臣(First Lord of the Admiralty)。这是一个文官职位,属于内阁成员,向议会负责,掌管海军事务的整体方向,具有任免高阶文武官员职务的权力,并能决定军官的晋升与退役。

海军大臣的文职副手,叫做海军部文职大臣(Civil Lord of the Admiralty),负责管理归属于海军的土地、建筑、以及文职人员等事务。

由于海军大臣并不一定精通海军业务,因此海军部委员会中还有数位职业军官来辅佐海军大臣并负责专业事务,例如:

第一海务大臣(First Sea Lord),这是海军中最高阶的武官职位,在和平时期负责海军战略与建设,在战时则负责指挥决策。1917年后,该职位改称为第一海务大臣暨海军总参谋长(First Sea Lord and Chief of Naval Staff)。

第二海务大臣(Second Sea Lord),负责水兵的征召与训练、军官的岗位调动等事务。1917年后,该职位改称为第二海务大臣暨海军人事总管(Second Sea Lord and Chief of Naval Personnel)。

第三海务大臣(Third Sea Lord),负责造舰、造炮等物资事务。1904-1912年间,该职位称为第三海务大臣暨海军总审计长(Third Sea Lord and Controller of the Navy),1912-1917年间称为第三海务大臣(Third Sea Lord),1917-1918年间称为第三海务大臣暨海军物资总管(Third Sea Lord and Chief of Naval Matériel),1918年后又改称为第三海务大臣暨海军总审计长(Third Sea Lord and Controller of the Navy)。

第四海务大臣(Fourth Sea Lord),其职责比较杂,运输,燃料、食物等消耗品的供应,以及薪资发放和勋章颁发等事务都由这个职位负责。1917年后,该职位改称为第四海务大臣暨供应与运输总管(Fourth Sea Lord and Chief of Supplies and Transport)。

上述高阶文武官员,被称为Lords Commissioners of the Admiralty(海军部高级委员)。除此之外,海军部委员会中还有其他一些成员,其中比较重要的是以下两位:

海军部议会及财政秘书(Parliamentary and Financial Secretary to the Board of Admiralty),该职位通常由国会议员担任,负责议会与财政相关事务。

海军部秘书(Permanent Secretary to the Admiralty),该职位由一名高阶公务员担任,负责行政事务。

海军部委员会中做出的决策,需要有具体的职能部门负责执行,例如:

海军情报局(Naval Intelligence Department),该部门负责情报收集,同时还负责战争准备、人员动员等事务,实际上相当于海军的参谋机构,其长官是情报局长(Directors of Naval Intelligence)。1909年后,海军情报局中负责战争准备和人员动员的机构独立了出来,成立了海军动员局(Naval Mobilisation Department)。1912年后,海军情报局和海军动员局重新合并,改组为海军部参谋局(Admiralty War Staff),后者下辖情报分局(Intelligence Division)、Operations Division(行动分局)、计划分局(Plans Division)、通讯分局(Signal Division)、动员分局(Mobilisation Division)等多个单位。海军部参谋局的长官是海军总参谋长(Chief of the Naval Staff )。1917年后,海军总参谋长由第一海务大臣兼任,因此海军部参谋局相当于由第一海务大臣直接领导。由于第一海务大臣的职责繁多,因此又设立了副总参谋长(Deputy Chief of the Naval Staff )和助理总参谋长(Assistant Chief of the Naval Staff ),负责管理海军部参谋局的具体事务。

海军造舰局(Department of the Director of Naval Construction),该部门负责军舰设计与建造,其长官是造舰局长(Director of Naval Construction)。造舰局中的文职设计师团队,叫做皇家海军造舰师队伍(Royal Corps of Naval Constructors)。在动力设备方面,造舰局长需与轮机总监(Engineer-in-Chief of the Fleet)协调沟通。

海军军械局(Department of the Director of Naval Ordnance),该部门负责火炮、炮座、炮弹,其长官是军械局长(Director of Naval Ordnance)。军械局中负责验收的官员叫做军械验收总监(Chief Inspector of Naval Ordnance),负责仓储的叫做军械仓储总监(Superintendent of Ordnance Stores)。在1917年以前,鱼雷和水雷也是由海军军械局负责的,1917年以后成立了单独的海军鱼雷水雷局(Department of the Director of Torpedoes and Mining),其长官是鱼雷水雷局长(Director of Torpedoes and Mining)。

海军装备局(Department of the Director of Naval Equipment),该部门负责海军装备,例如军舰的舾装与改装,其长官是装备局长(Director of Naval Equipment)。

在军舰的设计与建造方面,起主导作用的主要就是上述这几个部门。

德国

德国陆军有三大权力机构——总参谋部(Großer Generalstab)负责作战计划和军队指挥、战争部(Kriegsministerium)负责军队建设、军事内阁(Militärkabinett)则是君主的侍从机构,负责协调君主与陆军之间的沟通,同时也掌握人事任命权。

参照此模式,在威廉二世治下,德国海军也有三大权力机构——海军总司令部(Oberkommando der Marine)、海军部(Reichsmarineamt)、以及海军内阁(Marinekabinett)。

海军总司令部的职权类似于陆军总参谋部,可以直接指挥各个舰队。但由于威廉二世希望亲自掌握海军,因此在1899年时进行了改制,用海军总参谋部(Admiralstab)取代了海军总司令部。改制之后,形成了舰队司令们直接向皇帝本人负责的机制,而海军总参谋部则无法直接指挥各个舰队,其主要职责是收集并分析军事情报、以及制定军事计划。海军总参谋部的长官叫做海军总参谋长(Chef des Admiralstab)。由于皇帝本人是一个不称职的最高指挥官,而海军总参谋长又不具备陆军总参谋长那样的地位和权力,因此在上述体制下,德国海军的军事指挥机制是存在缺陷的,实际指挥权落到了各个舰队的司令手中。直到战争即将结束时,德国海军才成立了海战指挥部(Seekriegsleitung),其长官同时兼任海军总参谋长,这才具备了直接指挥海军作战行动的权力。与海战指挥部相对应的陆军机构叫做陆军最高指挥部(Oberste Heeresleitung),但后者早在开战之时就已经设立了。

海军部(简称RMA)的职能类似于战争部,负责军队建设,需要与议会对接。海军部的长官叫做海军部国务秘书(Staatssekretär des Reichsmarineamt,简称SS/RMA)。海军部下辖有诸多职能部门,例如:综合局(Allgemeines Marinedepartement,简称A)、船厂局(Werft-Departement,简称B)、行政局(Verwaltungs-Departement,简称C)、预算局(Etats-Departement,简称E)、航海局(Nautisches Departement,简称H)、造舰局(Konstruktions-Departement,简称K)、武器局(Waffen-Departement,简称W)等。在军舰的设计与建造方面,起主导作用的主要是A、K、W这三个部门。

海军内阁的作用与军事内阁类似,是君主的侍从机构,负责协调君主与海军之间的沟通,同时也掌握人事任命权,其长官叫做海军内阁长(Chef des Marinekabinett)。

除了上述权力机构之外,德国海军中还设有海军总监(Generalinspekteur der Marine),主要起到检查与监督作用,但这个岗位有时候是空缺的。

五、造舰规划

掌握了上述背景知识后,我们最后来解读一下两国的造舰规划。

英国

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标志着英国海上力量的崛起;而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胜利,则为英国海军奠定了永恒的荣耀,也标志着大英帝国的海权走上巅峰。在此后的50余年间,英国海军凭借着其规模庞大的舰队,牢牢地掌控着海洋——谚语有曰:不列颠统治海洋(britannia rules the waves)。

1858年时,法国海军开工了世界上第一艘铁甲舰——光荣号,紧接着,英国人于1859年开工了他们的第一艘铁甲舰——勇士号。以此为开端,铁甲军舰逐步淘汰了木质军舰。最初,英国人担心法国人会借助这场铁甲舰革命,在海军规模上威胁到英国,因此在1860年代初期,他们开工建造了大量铁甲舰。但后来,他们发现自己只是虚惊一场,因而在整个1870年代及1880年代初期,英国海军的造舰计划大体控制在有限的规模内。

进入1880年代后,英国分别与法国和俄国发生过危机事件,这对于承平已久的英国人来说,无异于是一声警钟。在这样的背景下,借助媒体和议会等平台,海军建设问题成为了民众和政界热衷于讨论的话题,呼吁加强海军建设的声音变得愈发响亮。受此影响,1889年时,时任海军大臣的乔治·汉密尔顿勋爵(Lord George Hamilton),正式向议会提出了建设两强标准(two-power standard)海军的设想。受此影响,议会通过了1889年海军防务法案(Naval Defence Act 1889)。该法案授权海军在接下来的5年内,花费2150万英镑,建造10艘战列舰(8艘一等战列舰、2艘二等战列舰)、42艘巡洋舰(9艘一等巡洋舰、29艘二等巡洋舰、4艘三等巡洋舰)、以及18艘雷击舰。至1893年时,在时任海军大臣的斯宾塞伯爵(John Poyntz Spencer, 5th Earl Spencer)的推动下,议会又通过了1893年海军防务法案(Naval Defence Act 1893),又称斯宾塞计划(Spencer Programme),由此进一步加强了英国海军的实力。

需要说明的是,两强标准这个概念,并不是汉密尔顿伯爵发明的,而是此前就已经存在的。汉密尔顿伯爵之所以要提出这个设想,目的是借助议会将其转化为政策。至于两强标准所针对的对手,则是法国和俄国——在19世纪末时,英国是第一大海军强国,法国是第二大海军强国,至于第三大海军强国的地位则不太稳定,有时是意大利,有时是俄国。由于意大利和英国之间的摩擦可能较低,而法俄两国则在殖民地事宜上与英国存在明显的竞争和冲突,且互相之间还存在着较为紧密的联系,并在海军实力上对英国形成了强有力的挑战,因此在实践上,两强标准实际上是针对法国和俄国的。

在那个时代,海军实力主要是根据战列舰实力来衡量的,又由于战列舰的性能优劣难以量化比较,因此通常比较的的战列舰的数量。于是在当时的语境下,两强标准指的就是英国海军的战列舰数量至少相当于法俄两国的战列舰数量之和。此外,由于法国建造了大量的巡洋舰,俄国也建造了一些巡洋舰,对英国的海上交通线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因此在巡洋舰数量上,英国人还希望能达到两倍于法俄两国海军之和。

至世纪之交时,随着美国、日本、德国等新兴国家的海军逐渐壮大,英国人意识到,除了应对法俄这两个传统对手之外,他们在海军力量上还需要有一定的富余,以应对来自其他国家的潜在威胁——尤其是德国(英国人认为,当英国与法俄两个爆发冲突时,德国人可能会借机渔利)。为此,英国人将两强标准升级为两强有余(equality plus a margin),其具体解读是:在战列舰数量上,他们希望能高出法俄两国海军之和(具体数值是高出10-15%);而在巡洋舰数量上,他们希望能达到两倍于法俄两国海军之和。

从实际结果来看,在1889至1904年间,英国海军开工建造了48艘战列舰、32艘装甲巡洋舰、85艘防护巡洋舰;同期法国海军开工建造了18艘战列舰、22艘装甲巡洋舰、19艘防护巡洋舰,而俄国海军则开工建造或订购了23艘战列舰、4艘装甲巡洋舰、15艘防护巡洋舰(其中有1艘防护巡洋舰未建成)。也就是说,自英国议会通过1889年海军防务法案至日俄战争爆发的15年间,英国开工建造的战列舰数量相当于法俄两国之和的1.17倍、巡洋舰数量则相当于法俄两国之和的1.95倍,基本达到了两强有余的目标。

1904-1905年间的日俄战争,使得俄国海军力量元气大伤,不再对英国海军构成威胁了。而签订于1904年的英法协约(Entente Cordiale)、签订于1907年的英俄协约(Anglo-Russian Convention)、以及同样签订于1907年的三国协约(Triple Entente),则标志着英国与法俄两国的关系跨入了新的篇章。此后,英国的主要潜在对手变成了德国,因此英国海军的建设目标,便改为对德国海军具备压倒性优势(具体标准是在无畏舰数量上达到德国的1.5-1.6倍),这个建设目标一直延续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从实际结果来看,排除前无畏舰与装甲巡洋舰不计,在1905至1914年的10年间,英国海军开工建造了32艘战列舰(不含爱尔兰号、阿金库尔号、以及加拿大号)与10艘战列巡洋舰;而德国海军则开工建造了20艘战列舰与7艘战列巡洋舰(其中有1艘战列舰未建成)。也就是说,自无畏舰诞生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10年间,英国建造的新式主力舰数量达到了德国的1.555倍,基本达到了压倒性优势的目标。

德国

先前我们已经介绍过,从传统上来说,德国海军的地位远不如陆军重要。直到热衷于海军建设的威廉二世登基之后,德国海军才迎来了发展壮大的良机。

由于身上流淌着英国血脉的缘故——威廉二世的母亲是英国公主,外祖母是著名的维多利亚女王——这位皇帝对海军事务抱有极大的热情。与此同时,作为德国国力和地位快速崛起的象征的他,又迫切希望能够建立属于自己的帝王伟业——他的祖父威廉一世(Wilhelm II)有幸得到了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与老毛奇(Helmuth von Moltke the Elder)的辅佐,并借助强大的普鲁士陆军完成了德国的统一;而他自己则希望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并借此实现世界强国的野望。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威廉二世的确遇到了一位能够帮他实现大海军梦想的人——提尔皮茨(Alfred von Tirpitz)——后者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将德国海军的实力排名,从全球第五或第六,快速提升到了全球第二。

提尔皮茨不仅仅是一名海军军官,他还是一名精明的政客、优秀的公共关系专家、以及专业的管理人员。他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主要是依靠以下几项措施来实现的:

一、舰队法

舰队法(Flottengesetze),指的是在提尔皮茨的推动下,由帝国国会投票通过的一系列的法律及其修正案——分别是:1898年舰队法、1900年舰队法、1906年海军法修正案、1908年海军法修正案、以及1912年海军法修正案。

这些法律及修正案的主要内容,概述如下:

1898年舰队法,将德国海军的目标规模设定为:19艘战列舰、8艘岸防铁甲舰、12艘大型巡洋舰、以及30艘小型巡洋舰;同时还规定,战列舰与岸防铁甲舰应在服役25年后由新舰替换,大型巡洋舰应在服役20年后由新舰替换,小型巡洋舰应在服役15年后由新舰替换。对于建设这支海军所需的财政费用,该法规定了限额——总费用不超过408,900,000金马克,其中用于军舰建造和武器制造的费用不超过356,700,000金马克。

1900年舰队法,将德国海军的目标规模提升至:38艘战列舰、14艘大型巡洋舰、以及38艘小型巡洋舰;同时还规定,战列舰应在服役25年后由新舰替换,而巡洋舰则应在服役20年后由新舰替换。至于所需的财政费用,则并未设置具体的限额,因而给了海军更大的自由度。

1906年海军法修正案,增添了6艘大型巡洋舰。

1908年海军法修正案,将战列舰的替换年限缩短至20年。

1912年海军法修正案,增添了3艘战列舰与2艘小型巡洋舰。

也就是说,根据最后一次的修正案,德国海军的目标规模将达到:41艘战列舰、20艘大型巡洋舰、以及40艘小型巡洋舰;所有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在服役20年后,都将由新舰替换。

相比于每年在帝国议会中就造舰问题讨价还价,通过立法形式确保舰队建造的合法性,无疑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

二、舆论宣传与政治游说

1898年时,提尔皮茨创办了德国海军协会(Deutscher Flottenverein),这是一个鼓吹海军建设的团体,他们创办有自己的报纸——舰队报(Die Flotte)。一方面,这个团体会对议会投票施加政治影响,另一方,这个团体也会向普通民众传达海军的重要性,并激发国民对海军的热爱。通过10多年的发展,至1914年时,该协会的成员已经达到了110万人。通过其宣传,提尔皮茨在普通民众中培养了大批海军支持者。

在政治上,提尔皮茨还向帝国议会中的各个团体展开了游说——除了社会民主党和左翼自由派之外,其余的各个政治势力都被他争取到了支持海军的阵营中,为此他也使用了不少手段——例如在争取地主阶层的支持时,他就使用了利益交换的手段:只要地主们支持大海军,提尔皮茨就会游说其他派别支持高关税,以便将进口农作物排挤出去,让地主们从中得益。这种手段的确成功了——在1898年和1900年时,保守派支持了舰队法;作为回报,他们在1902年时获得了高关税。

三、风险理论与风险舰队

1900年时,提尔皮茨提出了著名的风险理论(Risikotheorie)。依据这种理论建设的舰队,则叫做风险舰队(Risikoflotte)。

风险理论是一套以英国海军为假想敌的威慑策略,该理论认为,由于英国海军不可能将所有的海军力量全部集中于北海区域,因此当德国海军的战列舰数量达到英国海军的2/3时,便足以对英国海军形成威慑——在此等力量对比下,如果英国海军与德国海军发生决战,即便英国海军胜利,也会元气大伤,因而很可能被第三方渔翁得利(例如法国和俄国)。提尔皮茨认为,强大的德国战列舰队带来的威慑力,能迫使英国人在政治决策上作出妥协,从而使驻扎在本土港口内的德国战列舰队,产生惠及全球范围的影响力,成为德国推行世界政策的重要筹码。

提尔皮茨也意识到,在这支风险舰队最终建成之前,存在一个脆弱的危险时期,因此在舰队尚未建成之前,因尽量避免与英国发生战争。

中将

七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9-23 00:14 编辑

附录:舰队法及其修正案的原文

以下文件均来源于Wikimedia

1898年舰队法









1900年舰队法











1906年海军法修正案



1908年海军法修正案





1912年海军法修正案



上尉

八年服役纪念章旗手

发表于 2019-7-8 03: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德国篇早日完成
看看德国的体系是怎么样的

列兵

发表于 2019-9-9 04: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手机版|Archiver|© 2010-2019 zhanliej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3004737号 )

GMT+8, 2019-9-23 18:59 , Processed in 0.06530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