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列舰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33|回复: 6

日德兰纪念系列 - 反雷击火炮专题

[复制链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8-7-24 21: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公元1916年,即英王乔治五世登基的第七年、德皇威廉二世登基的第二十九年,于中国而言则是丙辰年,属龙。当年5月31日下午,英德两国海军主力舰队在北海相遇,随即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海战,后世将其称为日德兰海战。

关于这场海战的前因后果,各国学者们早就发表了无数的研究文章和专著,其中既有研究战略战术的,也有研究技术细节的。在我看来,从无畏舰诞生到日德兰海战的这短短十多年时间内,海军的技术装备经历了飞跃式的发展;而日德兰海战的胜败结果,主要也是由于技术因素上的差异导致的;并且,当时的许多战术决策,也都是围绕着当时的技术条件来展开的。基于以上原因,我认为,若想更好地理解日德兰海战,则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当时的各类技术知识。

在先前的篇章中,我们已经介绍了甲弹对抗、火控炮术、鱼雷水雷等环节,而有一个话题,则是能将前三个环节串联到一起的,那就是反雷击火炮这个话题。这个话题甚少有人研究,但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话题,我们不妨来一起探讨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21: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1-2 13:10 编辑

日德兰纪念系列 - 反雷击火炮专题

本帖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主要参考资料:

The Grand Fleet: Warship Design and Development, 1906-1922,作者D. K. Brown

Naval Weapons of World War One,作者Norman Friedman

British Battlecruisers 1905-1920,作者John Roberts

各类英国海军官方档案



概述

自19世纪末期起,随着鱼雷对水面舰艇的威胁与日俱增,各国海军都开始着手研究反制鱼雷攻击的手段。除了依靠防雷装甲和水密隔舱来进行被动防御之外,还可以采取主动防御的的手段,通过反雷击火炮来击沉敌方的鱼雷搭载舰。

在前无畏舰时代,比较常见的反雷击火炮,主要是3磅(47mm)、6磅(57mm)、以及12磅(3英寸)炮,其搭配的弹种主要是装填黑火药的通常弹。

至无畏舰时代时,随着鱼雷射程的增长、以及雷击舰/驱逐舰的吨位水涨船高,反雷击火炮的口径也随之升级到了4英寸 - 6英寸级别,且搭配的弹种也有所丰富,开始使用装填高爆炸药的炮弹了。

此外,由于反雷击火炮具备射速快、初速高、弹道平直的特征,因而在配备了适当的炮架的情况下,也能够胜任对空射击的任务,因而有许多反雷击火炮,后来都摇身一变成为了高射炮,并进而催生出了高平两用炮。

英国海军的反雷击火炮

下图中给出的,都是英国海军所装备过的反雷击火炮。

左上是3磅维克斯炮、中上是6磅哈奇开斯炮、右上是12磅12英担炮。

左下是4英寸BL Mark VII型火炮、中下是5.5英寸BL Mark I型火炮、右下是6英寸BL Mark XII型火炮。



英国海军的反雷击炮弹

下图中给出的,都是英国海军所装备过的反雷击炮弹。

从左至右,分别是4英寸半穿甲弹(装填黑火药)、6英寸高爆弹(装填苦味酸)、以及12磅榴霰弹。



由于不同的舰种在反雷击任务上有着不同的需求,因此我们将按舰种进行分类,分别介绍主力舰、轻巡洋舰、以及驱逐舰所配备的反雷击火炮,以及配套火控系统的相应知识。



主力舰所配备的反雷击火炮

在前无畏舰时代,英国海军的主力舰所配备的火炮,排除礼炮和供小艇使用的火炮不计,可分为主炮、中间口径火炮、副炮、以及反雷击火炮这四种类型。

主炮的口径,一般是舰上最大的(例如战列舰上的12英寸火炮,装甲巡洋舰上的9.2英寸火炮),副炮的口径则要次于主炮(通常为6英寸),有些军舰上还配有中间口径火炮,即口径介于主炮和副炮之间的火炮(例如战列舰上的9.2英寸火炮,装甲巡洋舰上的7.5英寸火炮)。这三类火炮,都是用于打击中大型水面舰艇的。

至于反雷击火炮,则是专门用来打击雷击舰艇的,其口径要低于副炮。

伦敦号前无畏舰上的副炮和反雷击火炮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该舰的舷侧区域布置有多门火炮,其中蓝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副炮,而红色箭头标出的则是12磅反雷击火炮。



反雷击火炮的安装位置变迁——炮塔顶部还是上层建筑?

自无畏号和无敌级开始,英国海军采纳了全重炮设计的理念,即除了主炮之外,不配备其他口径的用于打击中大型水面舰艇的火炮。因此排除礼炮和供小艇使用的火炮不计,英国主力舰的火炮搭配,就精简成了主炮和反雷击火炮两种。

在早期的无畏舰上,有部分反雷击火炮是安装在主炮塔顶部的。这种安装位置存在诸多不便之处,例如难以布置火控线路和供弹路径,因此自尼普顿号起,反雷击火炮都安装到上层建筑区域了,而更早的那些主力舰,其反雷击火炮的安装位置也在后续改造中进行了调整。

鲁莽(HMS Temeraire)号战列舰上的反雷击火炮——1909年状态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4英寸反雷击火炮。可以看到,在新建成状态下,该舰有一部分反雷击火炮是安装在主炮塔顶部的,也有一部分是安装在上层建筑区域的。



鲁莽(HMS Temeraire)号战列舰上的反雷击火炮——1919年状态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4英寸反雷击火炮。可以看到,在经过改造后,主炮塔顶部的反雷击火炮已被拆除,而上层建筑区域的反雷击火炮数量有所增加。



反雷击火炮的炮座布局变迁——开放式还是封闭式?

除了安装位置的调整之外,火炮本身采用开放式布局还是封闭式布局,也同样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开放式布局的视野更好,但缺乏遮蔽,炮组成员容易受到风浪的影响;而封闭式布局能够遮风避雨,却在视野方面有所牺牲。在无畏舰时代,英国海军在这个话题上是左右摇摆的——既有偏好开放式布局的时候,也有偏好封闭式布局的时候。

赫拉克勒斯(HMS Hercules)号战列舰上的反雷击火炮——1914年状态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4英寸反雷击火炮。可以看到,在这个时期,该舰的前舰桥附近的反雷击火炮,采用的是开放式布置方式。



赫拉克勒斯(HMS Hercules)号战列舰上的反雷击火炮——1916/17年状态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4英寸反雷击火炮。可以看到,在这个时期,该舰的前舰桥附近的反雷击火炮,改装成了封闭式布置方式。



反雷击火炮的口径变迁——12磅、4英寸、6英寸、5.5英寸

无畏号所配备的反雷击火炮,是12磅18英担型。由于其弹重较轻、威力较低,因而在无敌级上,英国人改用了4英寸QF Mark III型火炮。不过后者也属于比较老旧的型号了,身管较短、初速较低,因此从柏勒洛丰级开始,英国人又换用了身管更长、初速更高的4英寸BL Mark VII型火炮。此后的圣文森特级、尼普顿号、巨像级、俄里翁级、乔治五世级战列舰,以及不倦级、狮级、玛丽王后号战列巡洋舰,配备的都是这种反雷击火炮。

进入1910年代后,随着湿-热动力技术的出现,鱼雷的射程变得越来越远了,因而英国人开始考虑,是否有必要为主力舰配备更大口径的反雷击火炮。

根据老佛爷的研究,在1911-1912财年的战列舰设计草案中,其搭载的反雷击火炮口径,就有4英寸、5英寸、以及6英寸三种,具体设计方案则有五种(The British Battleship 1906-1946, P.262):

I (LII) with sixteen 4in guns (as in the past), all protected by 4in armour. This was...a lengthened King George V with four rather than two submerged torpedo tubes. LI was the King George V class.
LII号方案如同以往的战列舰一样,配备了16门4英寸火炮,并将其置于4英寸装甲的保护之下。该设计实际上就是延长舰体,并多搭载了2具水下鱼雷发射管的乔治五世级,后者的设计方案代号是LI。

II (LIII) with sixteen 5in guns, all protected by 4in armour. Simply replacing the guns in I cost 15ft more length and 750 tons.
LIII号方案配备了16门5英寸炮,保护装甲厚度为4英寸。LIII与LII的区别仅在反雷击火炮的口径不同,但却需要将舰体延长15英尺,吨位也上涨了750长吨。

III (MIII) with sixteen 6in guns, all protected by 4in armour; upper side armour from main to upper deck was reduced from 8in to 7in thickness. The reduction in side armour was necessary to limit the cost in size and displacement. Compared to II, length grew another 5ft and displacement by 500 tons.
MIII号方案配备了16门6英寸炮,保护装甲厚度为4英寸。该设计中,主甲板至上甲板段的舷侧装甲带厚度由原先的8英寸降低至7英寸,其目的是为了限制该舰的尺寸和吨位。与LIII号方案相比,该方案的舰长延伸了5英尺,吨位则上涨了500长吨(换句话说,相比LII号方案,舰体延长了20英尺,吨位上涨了1,250长吨)。

IV (MIV) with twelve 6in guns, all protected by 4in armour, side armour not reduced (compensation was the reduction in gun numbers).
MIV号方案配备了12门6英寸炮,保护装甲厚度为4英寸。该设计的舷侧装甲厚度并未削减,但削减了火炮数量。

V (MV) with twelve 6in guns, all protected by 4in armour and side armour reduced from 8in to 7in.
MV号方案配备了12门6英寸火炮,保护装甲厚度为4英寸,主甲板至上甲板段的舷侧装甲带厚度由原先的8英寸降低至7英寸。

英国人最终选择的是MIV号方案,在其基础上发展出来的铁公爵级,在尺寸上要比先前的乔治五世级大出不少——舰体延长了25英尺,设计排水量增加了2,000吨(铁公爵级与乔治五世级相比,除了反雷击火炮不同外,还增加了2具水下鱼雷发射管,因此舰体尺寸变化并非全都是由于反雷击火炮的变化而导致的)。

马尔伯勒(HMS Marlborough)号战列舰上的反雷击火炮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6英寸反雷击火炮。这些火炮采用了封闭式布局,安装在艏楼甲板上的装甲炮廓内。



与铁公爵级同期的虎号战列巡洋舰、以及铁公爵级之后的伊丽莎白女王级和复仇级战列舰,也同样配备了6英寸反雷击火炮。

1914年10月30日,在高涨的反德情绪面前,出生于德国的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被迫辞去了第一海务大臣的职位,其接替者则是声名卓著的费舍尔(John Arbuthnot Fisher),这已经是后者第二次担任第一海务大臣的职务了。

由于费舍尔主导的无畏舰革命,其中一个核心特征就是全重炮设计,即不设副炮,只用主炮来完成对抗同级别军舰的任务,因此一般观点认为,费舍尔是反对6英寸级别的反雷击火炮的,而声望级的4英寸反雷击火炮设计也是受到了费舍尔的影响。对此老佛爷写道(The British Battleship 1906-1946, P.25):

The fight over the idea of all-big-guns led Fisher to regard the adoption of 6in secondary guns as heresy. That is why the battlecruisers and ‘large light cruisers’ Fisher ordered during his second term as First Sea Lord (1914–15) had 4in secondaries, rather than the 6in guns of the previous battleships.
关于全重炮理念的争论,使得费舍尔将配备6英寸副炮的观点视为异端。正因如此,当他于1914-1915年间再度担任第一海务大臣时,新建造的战列巡洋舰(声望级)和大型轻巡洋舰(勇敢级)才选择了4英寸火炮,而不是先前的战列舰所配备的6英寸火炮。

声望(HMS Renown)号战列巡洋舰上的反雷击火炮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4英寸火炮。这些火炮采用了开放式布局,安装在上层建筑区域。



在勇敢级的准同型舰——暴怒号上,英国人再次更换了反雷击火炮的口径,采用了5.5英寸火炮。按老佛爷的说法,之所以会有次调整,可能是由于英国海军没有现成的5英寸火炮,但有现成的5.5英寸火炮的缘故(The British Battleship 1906-1946, P.385)。

Furious...needed something more powerful than a 4in gun, because her two 18in guns would fire much too slowly to deal with a fast target such as a light cruiser. Secondary guns should be hand-worked and the 6in was too unwieldy, its ammunition too heavy for hand working. The more attractive 5in 60pdr existed only in design form. The Royal Navy had just what Fisher wanted in the 5.5in gun taken over from a Greek contract.
由于暴怒号只装备了2门18英寸主炮,其射速过低,难以对抗轻巡洋舰之类的高速目标,因而该舰需要配备一种威力比4英寸火炮更大的副炮。这些副炮需要人工完成装填,但6英寸炮弹的重量太大,人工搬运存在难度,显得过于太笨拙了。而5英寸火炮的炮弹重量则是60磅,显然更适合这项任务,但问题是这种火炮没有实物,还停留在设计状态。恰好,由于希腊外购舰的缘故,皇家海军手头有一些5.5英寸火炮,这正是费舍尔所需要的武器。

Controller confirmed that the gun’s 82lb shell could do serious damage to an attacking cruiser (Fisher thought a lighter shell, easier to manhandle, could and should be developed). For a time the Royal Navy considered the 5.5in as a replacement for 6in secondary guns. It armed HMS Hood.
第三海务大臣确认,5.5英寸火炮所发射的82磅炮弹,能够对敌方轻巡洋舰造成重大伤害,但费舍尔仍希望研发一种更轻的炮弹,以便提高人力搬运效能。在一段时间内,皇家海军将5.5英寸火炮视为6英寸火炮的替代品,并用其装备了胡德号。

暴怒(HMS Furious)号战列巡洋舰上的反雷击火炮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5.5英寸火炮。这些火炮采用了开放式布局,安装在上层建筑区域。



胡德(HMS Hood)号战列巡洋舰上的反雷击火炮

红色箭头所指,即为该舰装备的5.5英寸火炮。这些火炮采用了开放式布局,安装在上层建筑区域。



德国人的情况

与英国海军不同的是,德国海军的无畏舰,从一开始就是同时安装有15cm副炮和8.8cm反雷击炮的——前者既能用于打击中大型军舰,也能执行反雷击任务,而后者则是专门为反雷击任务而存在的。

不过,至一战前夕时,德国海军最终还是取消了专门的8.8cm反雷击炮,因此自吕佐夫号起,反雷击任务就完全交由15cm副炮负责了。

威斯特法伦(SMS Westfalen)号战列舰上的副炮和反雷击炮

下图中的红色箭头所指,是该舰装备的8.8cm反雷击炮;蓝色箭头所指,则是该舰装备的15cm副炮。



吕佐夫(SMS Lützow)号战列巡洋舰上的副炮

下图中的红色箭头所指,是该舰装备的15cm副炮。





轻巡洋舰所配备的火炮

在维多利亚时代,巡洋舰是根据吨位,分为一二三等的,此外还有一种吨位更小的侦查巡洋舰。进入无畏舰时代后,一二三等的分类法逐渐被抛弃了,新建造的巡洋舰大致可分为战列巡洋舰和轻巡洋舰两种。

按照老佛爷的分类法,当时的英国新锐轻巡洋舰,具体又可分为两个类型:通商保护型巡洋舰和舰队型巡洋舰,前者指的是吨位较大的城级,而后者指的是林仙级和C级。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两种不同类别的巡洋舰,其火炮配置都经历了从6英寸/4英寸混搭,演变为全6英寸的过程。

格拉斯哥(HMS Glasgow)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布里斯托级(早期型城级),总共配备了2门6英寸火炮和10门4英寸火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主炮,而蓝色箭头标出的则是4英寸副炮。



法尔茅斯号(HMS Falmouth)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法尔茅斯级(中期型城级),总共配备了8门6英寸火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主炮。



奥罗拉(HMS Aurora)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林仙级,总共配备了2门6英寸火炮和6门4英寸火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主炮,而蓝色箭头标出的则是4英寸副炮。



卡罗琳(HMS Caroline)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卡罗琳级(早期型C级),总共配备了2门6英寸火炮和8门4英寸火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主炮,而蓝色箭头标出的则是4英寸副炮。



卡吕普索号(HMS Calypso)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卡列登级(晚期型C级),总共配备了5门6英寸火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6英寸主炮。



英国海军技术史中对林仙级和C级火炮配置的描述





林仙级的火炮配置,由2门6英寸火炮和6门4英寸火炮构成,其中6英寸火炮分别置于舰艏和舰艉,而4英寸火炮则分别列于两舷。

而作为林仙级的后继舰型,早期型C级(6艘卡罗琳级、2艘卡利俄佩级、4艘坎布里安级)的火炮布局有所调整,将原先安装在艏楼上的6英寸火炮挪到了后甲板,2门6英寸火炮呈了背负式布局,而艏楼处则并排安装了2门4英寸火炮,因此火炮总数增至2门6英寸火炮和8门4英寸火炮。

之所以会采用这种火炮布局,一方面是为了能在恶劣天气、或舰艏上浪明显的环境下使用6英寸火炮,另一方面则是出于中央火控的考虑。

这些军舰的火炮配置设计,遭到了较多批评,因此至1915年时,海军决定将其舰艏处的2门4英寸火炮,更改为1门6英寸火炮,其理由如下:

(1)根据开战以来的经验,6英寸火炮明显要优于4英寸火炮,前者的射程要比后者远得多,且在对抗无装甲或轻装甲目标时,前者的毁伤效果也比后者强得多。

(2)大部分的德国轻巡洋舰装备的都是10.5cm火炮,这些火炮的射程要比我们的4英寸QF Mark V型火炮更远。

(3)当时我们已收到情报,最新的德国轻巡洋舰将会装备15cm火炮,而他们的较老的轻巡洋舰,甚至是部分驱逐舰,都有可能会换装口径大于10.5cm的火炮。

(4)尽管C级轻巡洋舰的吨位不大,但却是优秀的炮术平台,完全可以再搭载一门6英寸火炮,以加强火力。

上述的改装计划,在1916-1917年间得到了落实。

1916年10月时,哈里奇舰队的指挥官提出,应将早期型C级(卡罗琳级、卡利俄佩级、坎布里安级)配备的4英寸副炮全部撤除,并再增配1门6英寸火炮,此外还应加装4英寸高射炮。这个改进建议,在1918年时得到了落实。因此至终战时,早期型C级的火炮配置已变更为4门6英寸火炮,而采用平射炮架的4英寸火炮则已经全部撤除了。

林仙级和C级的武备变迁示意图

左侧是林仙,从上往下,分别是初建成状态(2门6英寸炮+6门4英寸炮)、第一次武备改装后的状态(加装了2座联装水上鱼雷发射管)、以及第二次武备改装后的状态(用1门6英寸炮替换2门4英寸炮,变成3门6英寸炮+4门4英寸炮)。

右侧是早期型C级,从上往下,分别是初建成状态(2门6英寸炮+6门4英寸炮)、第一次武备改装后的状态(加装了2座联装水上鱼雷发射管,用1门6英寸炮替换2门4英寸炮,变成3门6英寸炮+4门4英寸炮)、以及第二次武备改装后的状态(用1门6英寸炮替换4门4英寸炮,变成4门6英寸炮)。



德国人的情况

与英国海军不同的是,德国海军的轻巡洋舰,并没有采用过两种口径火炮混搭的风格,而是全都采用了单一口径的主炮设计——大部分德国轻巡洋舰配备的都是10.5cm火炮,而开战后新建的部分德国轻巡洋舰则配备了15cm火炮。

马德堡(SMS Magdeburg)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10.5cm主炮。



德累斯顿II(SMS Dresden II)号轻巡洋舰的火炮配置

照片中由红色箭头标出的是15cm主炮。





驱逐舰所配备的火炮

与轻巡洋舰的情况类似,在驱逐舰的火炮配置上,英国人也经历了从两种口径混搭,到口径统一的变迁过程。而火炮口径,则经历了12磅、4英寸、以及4.7英寸的变迁。

英国海军技术史中对驱逐舰火炮配置变迁的描述



最早的驱逐舰是设计用来对抗敌方的雷击舰的,并没有考虑远程炮战的因素,其主炮配置采用了1门12磅炮与5门6磅炮混搭的形式。进入20世纪后,河流级(E级)驱逐舰配备了4门12磅火炮;而部族级(F级)驱逐舰则配备了5门12磅火炮或2门4英寸火炮。再后来,我们建造了带有实验性质的敏捷号,并为其配备了4门4英寸火炮,该舰可以视为是驱逐领舰的雏形。

开战前夕时,我们建造的L级驱逐舰,配备的是3门4英寸QF Mark IV型火炮,这也是战时驱逐舰的标准火炮,其弹重为31磅,射程为7,900码。大战结束后,我们建造的W级改型驱逐舰,则配备了4门4.7英寸BL Mark I型火炮,其弹重达到了50磅,射程达到了16,000码。换句话说,相比于战前的驱逐舰,战后驱逐舰的火炮配置,无论是在单轮射击投射量上,还是在射程上,都增长了一倍。

韦塞克斯(HMS Wessex)号驱逐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W级驱逐舰,照片中红色箭头所指,即是该舰配备的4门4英寸火炮。



双足飞龙(HMS Wivern)号驱逐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W级改型驱逐舰,照片中红色箭头所指,即是该舰配备的4门4.7英寸火炮。



德国人的情况

德国海军的驱逐舰(德国人自己称之为Großer Torpedoboote,意为大型雷击舰),在火力配置上更为强调鱼雷,火炮方面则不太重视,因而长期以来都只配备2门或3门8.8cm火炮。只有战时建造的1916型和1916改型驱逐舰,才分别搭载了15cm和10.5cm的火炮。

S113号驱逐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1916型驱逐舰,照片中红色箭头所指,即是该舰配备的4门15cm火炮。



S132号驱逐舰的火炮配置

该舰属于1916改型驱逐舰,照片中红色箭头所指,即是该舰配备的3门10.5cm火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21: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8-12-21 21:51 编辑

附录1:关于口径和布置方式的争议——铁公爵级的反雷击火炮背后的故事

先前的正文中已经介绍过,自铁公爵级起,英国海军将主力舰反雷击火炮的口径从4英寸升级到了6英寸。

根据老佛爷的研究,这个决定在海军内部引起了争议——有人提出,除了6英寸火炮之外,还应为铁公爵级安装12磅火炮,以便在夜间反雷击作战时弥补前者的不足。经过后续发酵后,这个话题最终还引起了海军部长和第一海务大臣之间的争论(The British Battleship 1906-1946, P.265-272)。

Some time between mid-May (when the MIV design was approved) and mid-June 1911 eight 12pdrs (3in guns) were added, presumably because it was feared that the 6in guns might not be handy enough to handle surprise night attacks.
在海军部选中MIV号方案后,1911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的某个时间点上,设计方案中又增添了8门12磅炮,其原因可能是担心在遭遇夜间突袭时,6英寸炮可能会不够灵便易用。

...decided to adopt the scheme emphasising ahead 6in fire and to drop the 12pdrs altogether.
但最终的设计决定,是放弃12磅炮,并强调要突出6英寸火炮的前向射界。

As First Lord in the autumn of 1912 Winston Churchill revived the 12pdr battery. First Sea Lord (Admiral Bridgeman) was unenthusiastic. He saw only confusion in having the extra calibre...For his part, Churchill retreated with a request to form a committee, as ‘there is much to be said on both sides’.
到了1912年秋天时,时任海军部长的丘吉尔(Winston Leonard Spencer-Churchill)又重提了安装12磅炮的话题。对于这个提议,时任第一海务大臣的布里奇曼(Francis Charles Bridgeman Bridgeman)并不感兴趣。在后者看来,增添一种火炮口径,只是徒增麻烦罢了。对此,丘吉尔则提出要求组建一个委员会,就此事展开研究。

从英国海军官方档案看当时的争议

接下来,我们将花一些篇幅,专门来解读一下这场争议中各方的观点和立场,以便对主力舰的反雷击火炮这个话题形成更深刻的认识。

布里奇曼至丘吉尔的信件

针对丘吉尔的提议,布里奇曼向前者写了一封信,就军舰的鱼雷防护话题进行了宏观阐述。











第一海务大臣:

您提出要建立一个委员会来研究反雷击火炮的问题,对此我提议,应将话题扩大,研究如何抵御敌方的雷击舰艇。

为了抵御敌方雷击舰艇,我们花费了大量金钱,动用了大量人力,但我们是否取得了相应的回报呢?我认为这是要打个问号的。或许我们所做的一切并无多大的意义,或许我们采取的解决途径根本就是过时的。

新式鱼雷具备非常远的射程,且其精准度也非常高,高到远远超出很多人的认知范围。另外,新式鱼雷还能借助陀螺仪进行离轴发射,这个问题也同样不可小觑。

具体到主力舰的鱼雷防御这个话题上,威胁来源则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a)敌方主力舰发起雷击

(b)敌方潜艇发起雷击

(c)敌方雷击舰艇发起雷击

当我们的主力舰以较为紧密的队形编队航行时,分别应该如何抵挡这些威胁呢?

对于情况(a),我们只有将已方编队保持在敌方鱼雷的射程范围之外,才能保证不被其攻击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面对新式鱼雷时,这一点是很难办到的。此外,考虑到我们还需将距离控制在火炮有效射程之内,因此在战斗过程中,或多或少都是会进入敌方的鱼雷射程范围之内的。

当我舰进入敌方鱼雷的射程范围之内后,火炮的反雷击作用就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而鱼雷击中我舰后所能造成的损害,则取决于舰体结构强度及内部分舱设计。

关于敌方主力舰所发射的鱼雷的命中率问题,考虑到战列线的长度非常大,且战列线长度中约有一半空间都是由我方战列舰构成的(另一半是舰与舰之间的间距),因此只要敌方能大致掌握我方编队的航向和航速,则其发射的鱼雷,将会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能够击中我方军舰。在我们去年所开展的远程雷击训练中,命中率达到了30%,这个数据是能够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的。

对于情况(b),根据我们目前所开展过的试验来看,除非敌方潜艇浮在水面上,或者炮弹侥幸击中了敌方潜艇的潜望镜,否则火炮是没有多大的反潜作用的。另外,即便我们能够及时发现敌方潜艇,火炮瞄准手很可能也无法将火炮准确对准敌方潜艇。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需要依赖舰体本身来抵挡鱼雷。

关于潜艇发射的鱼雷的命中率问题,我们目前基本没有参考数据,但考虑到潜艇通常会接近到距离目标非常近的距离上发射鱼雷,因此其命中率可能会比主力舰发射的鱼雷更高。

也就是说,对于情况(a)和情况(b),我们的反雷击火炮并不能起到什么防护作用。如果敌方能够进入开火位置,则我们必须接受的事实是,敌方所发射的鱼雷中,将会有很大一部分都能命中我舰。在这些情况下,我们只能依靠被动防御来抵挡鱼雷。另外,在昼间环境下遭遇情况(a)和情况(b)的可能性,或许也不会低于在昼间及夜间环境下遭遇情况(c)的可能性,且考虑到潜艇的后续发展,其造成的雷击威胁甚至有可能会超过驱逐舰。

总之,我们应尽可能为军舰配备最好的舰体防雷设计,因为当军舰被鱼雷击中后,我们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被动防御措施了。

再来看情况(c),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主动防御手段是火炮,而被动防御手段则与情况(a)和情况(b)相同,都是舰体防雷设计。

在昼间环境下,如果敌方的雷击舰艇靠的太近,自然会被我方的反雷击火炮击中。可是,既然视线不是问题,我方战列线目标又如此之大,且敌方雷击舰艇也有充裕的战场空间可以机动,他们又为何要冒着炮火过于接近我方呢?我方的驱逐舰当然可以上前驱赶敌舰,但我们这里谈论的是主力舰的反雷击火炮,后者毕竟并不是装在驱逐舰上的。

在实战环境下,敌方驱逐舰很可能会尽量拉近距离,并在遭遇到强力反雷击炮火时发射鱼雷。或许我们可以击沉部分敌方驱逐舰,但她们的鱼雷已经射出了,且有一些会击中我方军舰。

在夜间环境下,敌方可以自由选择攻击的时机,且很可能会组织起较大规模的攻击波。假设我方的屏护力量未能赶走敌方的雷击舰艇,那么就要依靠主力舰自身的反雷击火炮来进行应对了。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我们能用探照灯照亮目标,否则是难以击中敌舰。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探照灯暴露目标,舰上军官会严令禁止随意开灯,只允许在目视发现敌舰,且确定其带有雷击意图后,才会允许打开探照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探照灯本身的有效距离是3,000码左右,因此即便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也只能在3,000码距离上照亮敌舰,随后使用反雷击火炮射击敌舰。由于这个距离明显在鱼雷射程之内,因此当我方开始射击后,敌舰很可能就会发射鱼雷,后面的情况就与昼间交战时类似了。

另外,在不掌握敌舰航向与航速信息的情况下,雷击舰艇通常是不会发射鱼雷的。然而我方在点亮探照灯后,敌舰很容易就能借此辨明我舰的航向与航速,且还能判断出我舰的大小或所在编队的规模。

此外,操作探照灯的工作,是需要高度协调配合的,且在军舰存在横摇的情况下,想要将它们准确地指向地平线远方,也是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至于如何使用探照灯来配合火炮射击,目前也还在试验之中。

在目前的夜间炮术训练规则下,官兵们是事先得知靶船会于何时何地经过他们的军舰附近的,因此他们都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然而就这样,还是经常有人什么都没打中。可在实战环境下,官兵们的神经会高度紧绷,且根本不知道敌方会在什么时候发动攻击。而当敌方真正发动攻击时,其攻击波规模又很可能会很大,我们是无法将那么多军舰全部照亮的,也没法同时应对那么多的雷击舰。

基于以上情况来看,彻底保持灯光管制的舰队,被敌方雷击舰艇击中的概率,很可能会低于打开探照灯并向敌方开火的舰队——尽管后者有机会击沉一些敌舰,但在对方沉没之前,鱼雷就已经射出来了。

综上所述,我建议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研究:

(1)探照灯到底有多大作用?探照灯会不会是一个暴露我方位置的累赘?

(2)尽管我们目前已经配备了完善的反雷击火炮及其火控体系,但这些火炮和设备真的有存在必要吗?

(3)如果将反雷击火炮占据的吨位和费用,花费在舰体防雷设计上,并建造更多的驱逐舰屏护力量,是否会是更好的选择?

如果您同意建立这样一个调查委员会的话,想必是能够在这个话题上,得出一些有价值的结论的。

神教点评:布里奇曼的信件内容的确很有说服力,反雷击火炮毕竟只是整个反雷击体系中的一环,且其作用很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不过,布里奇曼的这封信,同时也带有一些震慑丘吉尔的意味——其潜台词或许可以被解读为:“你不是专业海军军官,你懂得太少了,没资格在具体技术话题上插嘴”。

收到布里奇曼的来信后,丘吉尔妥协了,他暂时放下了为铁公爵级增设12磅炮的念头。然而,布里奇曼的官运并不长久,他于1912年12月9日下台,其职位由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Prince Louis of Battenberg)接替。

人事变动之后,增设12磅炮的想法,再次被摆上了台面——1914年1月28日,海军部向本土舰队司令卡拉翰(George Astley Callaghan)致信,信中就反雷击火炮话题的现状进行了阐述,并请卡拉翰及舰队中的高级将官,就这个话题给出观点。

海军部至卡拉翰的信件

这封信的草稿上,带有字母B签字,说明可能是第一海务大臣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撰写的,或者是由他背书的,但正式信件则是以海军部秘书格林(William Graham Greene)的名义发出的。















长官:

海军部的诸位大臣,目前正就主力舰的昼间及夜间反雷击武备的问题进行研究,并希望能在这个话题上,征询各中队指挥官的意见。

我们认为,若要在夜间战斗中有效击退对方的雷击舰艇,最为关键的要素,是建立起开火迅速、射击精准,能起到有效打击作用的反雷击火力。至于在此类环境下,到底是6英寸火炮更适合,还是较小口径的火炮更适合这个问题,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来了解一下当初的背景信息,即主力舰为何会配备6英寸火炮。

1906年时,我们以鳐鱼(HMS Skate)号驱逐舰作为靶船,就不同口径火炮的反雷击能力进行了对比测试,具体测试的火炮口径有3磅、12磅、以及4英寸三种,前两者使用黑火药炮弹,后者使用苦味酸炮弹。试验结果表明,只有4英寸火炮能够满足要求,因而从1906年起,所有的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都配备了4英寸口径的反雷击火炮。

不过,有必要说明的是,后来3磅炮和12磅炮也开始配备苦味酸炮弹了,这种炮弹能够提升此类火炮对抗雷击舰艇的能力。

再后来,我们了解到德国人制定了在昼间交战中使用雷击舰艇发动雷击的战术,同时,鱼雷本身的射程及精度也有所增长;针对这两方面的威胁,4英寸火炮可能已经不够用了,因此在铁公爵级上,我们做出了重新为战列舰配备6英寸火炮(之所以说是重新,是因为前无畏舰时代的战列舰曾经配备过)的决定。

对于是否应为现有军舰增添反雷击火炮这个问题,目前存在的困难和反对意见,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增设火炮后,火炮、炮座、弹药等带来的增重问题,是不可小觑的(对于12磅火炮来说,每增加2门炮,至少会增添15吨重量);这个增重问题,必须要通过牺牲燃料搭载量、炮弹搭载量、或削减装甲防护的方式来予以补偿。

(2)反雷击火炮的最佳布置位置,应该是既能发挥充分的前向射界,且又不至于会妨碍或降低主炮的射界。然而在现有条件下,无法为新增的反雷击火炮找到这样的理想位置,而是只能见缝插针般地安装。

(3)由于见缝插针式安装的缘故,这些反雷击火炮难以形成炮群,因而从火控意义上来看,也是颇为不便的,最后可能只得接收寥寥几门火炮单独火控的模式。

(4)新增反雷击火炮后,还需为其配备额外的弹药库,但由于防雷装甲保护范围内的空间有限,这些弹药库可能需要布置在防雷装甲保护范围外的区域,因此容易遭到水下攻击的威胁。

另外,尽管这些火炮很可能不会与主炮同时使用,因而不必担心操炮人员会受到主炮炮口暴风的影响,但主炮炮口暴风仍然可能会对火炮及其附属设备本身造成损伤,因此在为这些反雷击火炮选择布置位置时,我们仍然需要有所顾忌。

并且,用来布置这些反雷击火炮的位置上,也没有条件配备防御装甲,或抵挡炮口暴风的屏障。

铁公爵级和伊丽莎白女王级上可用于安装12磅火炮的位置

从图中可以看出,这两级军舰上可供安装12磅火炮的位置,是多么的捉襟见肘——对于铁公爵级来说,除了预定将要安装12磅高射炮的位置之外,每舷只有3个能够安装12磅反雷击火炮的位置(黑炮管红炮座的是高射炮,黑炮管黑炮座的是反雷击火炮),总计只能安装8门12磅炮。而对于伊丽莎白女王级来说,若是计入高射炮的话,每舷总共能找到6个安装位置,总计能够安装12门12磅炮;而不计高射炮的话,每舷只能安装4门12磅炮。



由于这些火炮的安装位置十分尴尬,因此反对呼声很高,且对于这些火炮实际能起到多大的效果,也存在诸多质疑。对于伊丽莎白女王级来说,增添12门12磅炮,意味着舰艇吨位会上涨100吨,这样的代价是否值得,实在是有必要慎重考虑的。

至于舰上的高射炮,结合飞机的发展进度来看,现有的高射炮是能够满足防空要求的,且这些火炮的炮座设计和布置,也是能够满足对海射击需求的。

另外,自铁公爵级起,我国主力舰上还搭载有4门3磅火炮,并为其配备了望远式瞄准镜和苦味酸炮弹。这些火炮能够用于射击漂浮在水面上的水雷,同时也能用作礼炮,或供舰上的小艇搭载使用。

如果确实打算要在现有的6英寸火炮之外,额外增添一定数量的12磅炮,以在夜间反雷击作战中起到补充作用的话,那么我们还有必要考虑一个问题——是否要为这些火炮配备高射炮架?根据现有设备来看,高射炮架的重量更大,其价格要比普通炮架贵得多,且12磅高射炮所配套的炮弹,也与其他的12磅炮不同——前者使用的是整装弹,而其他火炮使用的则是分装弹。另外,我们目前也确实没有多余的12磅高射炮炮架。

有鉴于此,如果要增添12磅火炮的话,很可能意味着要新增一种弹药类别,并导致弹药供应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还有,诸位应牢记,即便增添这些12磅火炮,我们也不会为军舰额外配备水兵和军官。

我们希望,诸位能够在综合考虑以上诸多因素后,就以下两个问题给出意见:

问题(I):从从开火迅速性和射击精准度两方面来看,布置在装甲炮廓内的6英寸火炮,是否真的不如布置在开放式炮位上的12磅火炮?对于现有军舰来说,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否大到了有必要额外增设12磅火炮的程度?

问题(II):对于新设计的军舰来说,如果选择在理想的位置上,以开放式布局配备12磅高初速火炮,同时依旧在装甲炮廓内配备6英寸火炮,则两者相比,前者是否能提供比后者更好的夜间反雷击火力?

神教点评:个人认为,海军部的这封信件,尽管名义上是想征求舰队指挥官们的建议,但内容上却是历数增配12磅炮所带来的问题,却丝毫未提安装这些火炮带来的好处,显然在立场上是有所偏颇的。

卡拉翰给海军部的回信

收到来信后,卡拉翰于1914年4月2日发出了回信,信中阐述了自己在反雷击火炮上的观点。









长官:

关于海军部于1914年1月28日发出的G. 0937/13号信件,即关于主力舰所搭载的反雷击火炮的话题,我本人的观点如下:

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应当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展开分析:

(i)在昼间主力交战期间,抵挡来自对方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雷击威胁。

(ii)在能见度超过4海里的昼间环境下,在双方主力并未交火的情况下,抵挡来自对方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雷击威胁。

(iii)在夜间环境、或低能见度的昼间环境下,抵挡来自对方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雷击威胁,以及抵挡来自潜艇的雷击威胁。

对于场景(i),当另一艘炮术精准的主力舰正在炮击本舰时,任何采用开放式布置的火炮,我认为都无法有效发挥作用。另外,在这种场景下,我认为3磅或12磅火炮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即便是4英寸和6英寸火炮,其有效射程也是低于新式鱼雷的射程的。不过需要说明的是,6英寸火炮的有效射程可以达到7,000码,炮弹的破坏威力较大,且其射速也能达到或接近4英寸火炮的水准。有鉴于此,当主力舰需要在昼间环境下对抗敌方轻巡洋舰和驱逐舰时,布置在炮廓装甲内的6英寸火炮,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武器。我强烈建议,应在新的主力舰设计上配备这种火炮。另外,如果仅仅考虑昼间作战的话,那么我认为,除了6英寸火炮之外,无需再配备任何其他类型的火炮。

对于乔治五世级和狮级之前的主力舰,在需要同时使用主炮和反雷击火炮的情况下,后者在主炮射击侧的射界是非常受限的。只有在主炮射击目标与反雷击火炮相同的情况下,后者的射界才不会受到影响(也就是说,主炮会挡住反雷击火炮的射界)。

自乔治五世级和狮级开始,主力舰的反雷击火炮射界得到了很大改善,而在铁公爵级上,其6英寸火炮的射界更是基本不会受到13.5英寸火炮的影响。但是,由于这些6英寸火炮的安装位置较低,因而在海况较高、或风力较大的环境下,上浪问题可能会使这些火炮的适用性大大受限。另外,如果13.5英寸火炮在6英寸火炮的上方位置开火时,前者的炮口暴风和炮口烟可能也会影响到后者。不过对于上浪和炮口影响这两种可能性,我们目前还尚未有过相关经历。另外,由于我们也还未在打靶训练中使用过这些火炮,因此对于他们的布局和视线是否足够好,是否能满足发现目标后迅速开火的要求,我们目前也无法给出可靠的答复。

对于场景(ii),我认为3磅或12磅火炮是毫无用处的。即便是4英寸火炮,在火炮数量较少的情况下,其有效射程也不过是5,000码而已;只有在大量火炮构成一个炮群的情况下,其有效射程才能超过5,000码。有鉴于此,对于在能见度较好的昼间环境下的反雷击任务,我依旧建议配备6英寸火炮。并且我还认为,针对这种情况,无需配备6英寸以外的任何其他类型的火炮。

此外,如果在低能见度环境下突然遭遇敌方军舰,则无论其吨位有多大,6英寸炮都能发挥出不可估量的价值——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出迅猛的火力,谁就抢得了先机。

对于新设计的主力舰而言,针对场景(i)和场景(ii)的需求,我认为6英寸火炮应该设置在能够尽量不受上浪问题影响的区域,且其数量也应增加,以便能向舰体后方区域发挥出更为猛烈的火力——当我舰的舰艉面向对方的雷击舰艇时,对方的鱼雷是很难击中我舰的,而我们则能利用这些火炮有效地打击对方。

对于场景(iii),无论军舰上装备的6英寸火炮是多是少,我都强烈建议要安装12磅火炮,数量越多越好。在我看来,在面对夜间雷击,或者低能见度环境下的昼间雷击时,火力密度要比单炮威力重要得多(此处不考虑主炮的单炮威力,只考虑反雷击火炮)。因为在这类场景下,开火距离会非常的近,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上,唯有依靠密集的火力,才有希望能赶在敌方射出鱼雷之前,将其雷击舰艇击沉。不过我也非常清楚,在夜战环境下,如果面对的是大批敌驱逐舰发起的决绝突击,则没有任何火炮可以保证本舰的安全。

在我看来,最为理想的配置,应该是在每舷的前部和后部区域,各布置一组由3-4门12磅火炮构成的炮群。前向射界当然是最为重要的因素,但舰艉方向也不能忽视,因此还应布置能向后射击的火炮。这些火炮应布置在开放式炮位上,且不应为其配备炮盾。但如有可能的话,应在炮位上方布置顶棚,以便为炮组成员遮风挡雨。

另外,12磅火炮也同样适合用来打击潜艇的潜望镜。由于潜艇潜望镜是极难发现的,因此有可能需要由不属于炮组成员的军官或水兵来指出瞄准方向(所以需要开放式布局)。并且在发现潜望镜后,只有依靠大量的炮弹,才有希望击中潜望镜大小的目标(所以需要高射速)。在我看来,布置在炮廓装甲内的4英寸或6英寸火炮,是无法胜任此类任务的。

综上所述,对于海军部提出的两个问题,我的答复如下:

问题(I):从开火迅速性和射击精准度两方面来看,布置在装甲炮廓内的6英寸火炮,是否真的不如布置在开放式炮位上的12磅火炮?对于现有军舰来说,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否大到了有必要额外增设12磅火炮的程度?

答复(I):我认为,在开火迅速性和切换目标的灵活性方面,布置在装甲炮廓内的6英寸火炮,无疑是逊于布置在开放式炮位上的12磅火炮的;但在射击精准度方面,我认为两者并不存在差异。我想说明的是,6英寸火炮自有其作用,而12磅火炮则有不同的作用,在它们各自擅长的领域内,其表现都要比另一种火炮优秀得多。

问题(II):对于新设计的军舰来说,如果选择在理想的位置上,以开放式布局配备12磅高初速火炮,同时依旧在装甲炮廓内配备6英寸火炮,则两者相比,前者是否能提供比后者更好的夜间反雷击火力?

答复(II):结合我对场景(iii)的描述,以及我对问题(I)的答复,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在夜间环境下,12磅炮要比6寸炮更有效。

至于配备12磅火炮后,是否需要增加水兵和军官人数的问题,我认为,增配火炮但不增配人员,肯定要比不增配火炮好。不过在是否要增配人员的话题上,目前也没必要说绝——是否应该增配人员,最终还是要取决于主炮和6英寸火炮的配套人手是否充裕,是否能满足日间作战的需求。由于军舰不可能在同一时间上针对所有的可能威胁都做好准备,因此我们必须结合实际情况,做出最妥善的备战决策。

对于重量问题,我认为牺牲燃料搭载量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倒是可以选择牺牲舷侧装甲——在新式火炮面前,这些装甲本身就是毫无阻挡之力的。

在火炮弹药方面,我强烈建议使用整装弹形式,以提高火炮射速,并配备苦味酸炮弹,以提升杀伤威力。同时,我还建议使用半自动炮闩和撞击底火。

铁公爵级的12磅炮安装位置问题,是一个难题。我之前已经提过,我们并没有多少实际运用该舰的经验。我个人的观点是,在面对夜间雷击,尤其是面对来自舰体后侧的雷击时,该舰的反雷击火力是有所不足的。但在具体建立起运用经验之前,我并不建议对其进行改装。我们最好应能在本年度内,于各种不同的环境下试用该舰配备的6英寸火炮,以便就该舰的反雷击能力这个话题,建立起可靠的观点,随后我们就能提出恰当的建议了。我所说的在不同环境下试用,还包括在战斗炮术训练(Battle Practice)中,使用6英寸火炮射击单独的目标,这将会消耗一些弹药,但数量不会太多。

在火炮安装位置上,我的建议是,这些火炮不应安装在容易受到主炮炮口暴风影响的区域——这样布置的火炮,显然是毫无作用的。另外,对于在Q炮塔上搭建一个平台,并在该平台上安装这些火炮的设想,我是强烈反对的——这种平台可能会卡住炮塔,并且还会增加舰体被弹面积。

神教点评:卡拉翰的这封回信,非常明确地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认为在日间反雷击作战中,6英寸火炮是最好的选择,但在夜间反雷击作战中,12磅火炮要明显优于6英寸火炮,因此两者是能够互相补缺的,都有必要配备。

军械局长的报告

除了卡拉翰本人的回复之外,本土舰队麾下的多位将官,也针对海军部G. 0937/13号信件给出了答复。

海军部收到了这些回信后,由军械局长都铎(Frederick Charles Tudor Tudor)出面,对上述来信进行了汇总提炼,并结合了自己的观点,于1914年5月9日提交了报告。















都铎的这份报告中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个话题。

话题(I):在昼间主力交战过程中对抗敌雷击舰艇。

对于这个话题,本土舰队司令卡拉翰上将表示:“如果仅仅考虑昼间作战的话,那么我认为,除了6英寸火炮之外,无需再配备任何其他类型的火炮。”

第一战列舰中队司令科尔维尔(Stanley Cecil James Colville)中将表示:“我十分确信,安装在炮廓装甲内的6英寸火炮,在各方面都要优于安装在开放式炮位上的12磅火炮。”

第一战列舰中队副司令埃文-托马斯(Hugh Evan-Thomas)少将表示:“铁公爵级和伊丽莎白女王级的昼间反雷击火力,似乎是十分充分的。”

第二战列舰中队司令沃伦德(George John Scott Warrender)中将表示:“在昼间交战中,任何口径小于6英寸的火炮,都是没有多大作用的”。

第二战列舰中队副司令阿巴思诺特(Robert Keith Arbuthnot)少将表示:“在不影响主炮射界的情况下,应尽可能多地安装发射苦味酸炮弹的12磅火炮,越多越好”。

第三战列舰中队司令贝利(Lewis Bayly)中将表示:“除了现有的6英寸火炮之外,建议再增添一些4英寸反雷击火炮”。

第三战列舰中队副司令勃朗宁(Montague Edward Browning)少将表示:“除了现有的6英寸火炮之外,我不建议增配其他较小口径的火炮”。

第四战列舰中队司令布里格斯(Charles John Briggs)中将表示:“不建议增设火炮”。

第二和第三舰队(后备舰队)司令伯尼(Cecil Burney)中将表示:“不建议增设火炮”。

第五巡洋舰中队司令克里斯蒂安(Arthur Henry Christian)少将表示:“除了现有的6英寸火炮之外,我认为有必要增设12磅火炮”。

第五战列舰中队司令柯里(Bernard Currey )少将表示:“建议增添6英寸火炮的数量,而非增配较小口径的火炮”。

第六战列舰中队司令尼科尔森(Stuart Nicholson)少将表示:“不建议增设火炮”。

第二巡洋舰中队司令麦登(Charles Edward Madden)少将表示:“不建议增设火炮”。

第三巡洋舰中队司令帕肯汉姆(William Christopher Pakenham)少将表示:“不建议增设火炮”。

对于这个话题,可以归纳出以下几个论点:

(1)口径小于6英寸的火炮,其射程是低于新式鱼雷的,因而没有多大的作用。

(2)当本舰正遭到对方攻击时,只有处在装甲保护下的火炮,才能有效发挥作用。

(3)在本舰主炮炮口暴风和敌舰炮弹爆炸的双重干扰下,开放式炮位上的火炮是无法使用的。

(4)计划用来增配12磅火炮的位置,在弹药供应方面存在较大的难度。

(5)这些12磅火炮没有专人负责操作,炮组需要由其他人员来兼职,因此其操炮效率会比较低。

(6)可能需要从主炮炮组中抽调人员来操作这些12磅火炮,因而会降低主炮的效能。

(7)在这类环境下,较小口径火炮的射速,并不会比6英寸火炮快多少。

(8)无法为12磅火炮设置有效的火控体系(例如火控线路),因而其火控效能将会比较低下。

基于上述论点得出的结论是,在话题(I)的环境下,安装在炮廓装甲内的6英寸火炮,是能够有效对抗敌雷击舰艇的。这也是大部分将官们所持的观点。

并且,在昼间交战中,由于主炮也需要开火,因此在这种环境下,即便在开放式炮位上布置较小口径的火炮,它们也无法有效发挥作用(主炮炮口暴风会对其造成干扰)。

有必要专门指出的是,第三战列舰中队的贝利中将认为:“除了现有的6英寸火炮之外,还应增添4英寸反雷击火炮”,另外,他还表示:“在重量代价相同的情况下,一套有效的反雷击火炮体系,显然要比防雷网和防雷装甲更有价值”。

话题(II):在夜间及低能见度环境下对抗敌雷击舰艇。

对于这个话题,本土舰队司令卡拉翰上将表示:“无论军舰上装备的6英寸火炮是多是少,我都强烈建议要安装12磅火炮,数量越多越好”。

第一战列舰中队司令科尔维尔中将表示:“就反雷击能力而言,布置位置良好、且采用开放式布局的12磅火炮,并不会比布置在炮廓装甲下的6英寸火炮表现得更好”。

第一战列舰中队副司令埃文-托马斯少将表示:“强烈建议要增配一些较小口径的速射炮,以提升夜间反雷击能力”。

第二战列舰中队司令沃伦德中将表示:“为了提升夜间反雷击能力,军舰上应插满12磅火炮”。

第二战列舰中队副司令阿巴思诺特少将表示:“强烈建议增配12磅火炮,越多越好”。

第三战列舰中队司令贝利中将表示:“有必要增配较小口径的火炮,建议使用4英寸口径”。

第三战列舰中队副司令勃朗宁少将表示:“不建议增配其他较小口径的火炮”。

第四战列舰中队司令布里格斯中将表示:“建议额外增配4英寸火炮”。

第二和第三舰队(后备舰队)司令伯尼中将表示:“建议额外增配高初速火炮”。

第五巡洋舰中队司令克里斯蒂安少将表示:“如果能为现有的6英寸火炮提供更佳的俯仰和旋回瞄准视野的话,则没有必要增配其他火炮”。

第五战列舰中队司令柯里少将表示:“建议增添6英寸火炮的数量,且不一定要将其布置在炮廓装甲内”。

第六战列舰中队司令尼科尔森少将表示:“不建议增配12磅火炮,这些火炮所需占用的吨位和费用,可以花费在其他地方”。

第二巡洋舰中队司令麦登少将表示:“可以增配12磅火炮,它们可对6英寸火炮起到补充作用”。

第三巡洋舰中队司令帕肯汉姆少将表示:“不建议增配12磅火炮”。

对于这个问题,诸位将官们所提出的观点存在着较大的分歧,但这些观点,尤其是那些阐述详细、言之有据的观点的整体倾向,可以总结如下:

(1)在夜间反雷击作战中,如能在6英寸火炮之外,再增配一种口径较小的火炮,并将其布置在良好的位置上,则无疑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2)在此类防御作战中,火炮数量和炮弹投射量,才是最为关键的要素(本土舰队司令、第二战列舰中队的正副司令、以及第三战列舰中队司令都明确持有这种观点)。

话题(III):各位将官们所提出的其他观点

(1)本土舰队司令卡拉翰上将提出,这些12磅炮的炮位处应设有遮蔽顶盖,但不需要设置装甲保护。考虑到火炮运用效能和夜间反雷击任务的需求,我(都铎)同意这个观点。

此外,卡拉翰上将还提出了用火炮反击潜艇的需求,对于这种任务需求,6英寸火炮是无法满足的,我们需要的是更为密集的火力打击。

(2)第二战列舰中队副司令阿巴思诺特少将提出,由驱逐舰发起的夜间雷击,其发射鱼雷的距离是很近的,完全处于12磅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内,因此只需要有充分数量的12磅火炮便能满足夜间反雷击需求。他提出,应在每舷布置10门反雷击火炮。

然而,结合现有军舰的设计来看,阿巴思诺特少将提出的设想是不可取的。他设想中的那些布置位置会受到主炮炮口暴风的干扰,且在Q炮塔上方设置搭建一个平台并按照12磅火炮的设想,也是卡拉翰上将所反对的。

(3)第五巡洋舰中队司令克里斯蒂安少将认为,铁公爵级所配备的6英寸P. VIII型炮座,在设计上有所不足,限制了俯仰和旋回瞄准手的视野,并认为如果能扩展其视野的话,就不用再安装12磅火炮了。

对于这个问题,实际上这种炮座是专门设计成这样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减缓炮口暴风带来的影响。如果按照克里斯蒂安少将的建议扩大开口的话,那么当主炮开火时,就无法使用这些6英寸火炮了。

(4)第五战列舰中队司令柯里少将认为,额外增加的12磅火炮可能会妨碍到探照灯的操作,因而建议增添6英寸火炮的数量,且不一定要将其布置在炮廓装甲内。

这个建议显然是不现实的,既然连布置12磅火炮的位置都不好找,就更不可能找到能布置6英寸火炮的位置了。

(5)第二巡洋舰中队司令麦登少将指出,在反雷击火炮的数量方面,只有我国选择了12门火炮这样少的数量,其他国家的主力舰所装备的反雷击火炮数量都多得多。

话题(IV):如果要为现有主力舰增配较小口径的反雷击火炮,该怎么布置?

对于铁公爵级而言,由于该舰已经建成了,因而我们所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见缝插针式布置几门孤零零的火炮,它们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对于伊丽莎白女王级和后续舰型(此处指的是复仇级)而言,目前设想的每舷布置4门轻型火炮的布局,也无法达到上述报告中所描述的那种反雷击效果。对于这些军舰而言,最好的解决措施,似乎就是卡拉翰上将所提出的“在每舷的前部和后部区域,各布置一组由3-4门12磅火炮构成的炮群”。尽管卡拉翰上将建议用12磅炮,不过也有其他将官支持增配4英寸火炮的。由于我们已经决定要撤出防雷网,空出了一些富余的吨位,因而对于增添反雷击火炮导致的增重问题,也可以重新再考虑。最大的难点,还是在于如何在现有军舰上找出能有效布置这些火炮的位置。

话题(V):如果要为新设计的主力舰增配较小口径的反雷击火炮,有哪些事项值得斟酌?

火炮口径和尺寸问题、火炮数量及安装位置、重量问题、以及费用问题都是需要考虑的。此外,还有必要研究的是,这些火炮的炮组成员,是配备专职人员,还是由6英寸火炮的炮组成员兼任?

神教点评:都铎的这份报告,对各位受访将官的观点进行了归纳,其结论就是6英寸火炮足以满足日间反雷击任务的需求,但考虑到夜间反雷击任务的话,还是需要增配12磅火炮。

装备局长的报告

对于反雷击火炮的话题,装备局长韦茅斯(Arthur William Waymouth),也于1914年5月30日提交了报告,并阐明了他的观点。





军舰可能面临雷击威胁的场景,可分为以下三类:

(a)军舰停泊在港口内,遭遇敌舰的夜间雷击。

对于这种情况,原先我们主要是依靠防雷网来保护军舰的,但如今我们已经撤除了防雷网,因而必须借助大量射界良好的反雷击火炮,才能有效保护军舰。并且,这些火炮应既能满足一炮打停驱逐舰的威力要求,又具备高射速的特质。能满足这种要求的最小口径的火炮,无疑就是4英寸了,这同时也是反雷击火炮的最佳口径。在舒伯里内斯靶场开展过的打靶试验,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出于提高射速和便于操作的目的,我建议使用药筒式发射药,并采用装填苦味酸、配备触发引信的炮弹。

(b)在海上编队航行,于夜间或低能见度的昼间环境下遭遇敌舰雷击。

在夜间环境下,为了保护舰队免遭雷击,首先我们应采用疏散编队,其次应尽量避免使用灯火,再者还要配备良好的护卫屏障。如果迫不得已必须要开火射击的话,则应能发挥出密集的炮火,这个需求与情况(a)是一致的,因此我同意推荐使用4英寸QF型火炮。

在低能见度的昼间环境下,同样也需要密集的炮火来打退敌方雷击舰艇,且这些火炮应配置在开放式炮位上,并拥有良好的视野——如果采用炮廓形式的话,炮手视野会大大受限,这会让操炮变得十分困难。

(c)在日间的舰队交战中遭遇敌舰雷击。

对于这种情况,有观点认为需要配备6英寸火炮,以便在远达10,000码的距离上对抗敌驱逐舰。但在我看来,在如此远的距离上,鱼雷击中我方军舰的概率也是十分之低的,而4英寸QF型火炮最远可在8,700码距离上开火(这里指的是4英寸QF Mark III型火炮的瞄准镜刻度最大值为8,700码),待敌驱逐舰进入这种火炮的射程后,再将其消灭也还不算迟。尽管6英寸火炮确实能够在更远距离上击毁敌驱逐舰,但在情况(a)和情况(b)的条件下却要远逊于4英寸QF型火炮,因此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值得的。

再者,如今已经没有哪一支主力舰编队,会在没有驱逐舰和轻巡洋舰的陪伴的情况下,单独与敌方展开交战了。在这种情况下,抵御并打退敌方雷击舰艇的任务,实际上应该交由我方的驱逐舰和轻巡洋舰们来担负。由此来看,我方驱逐舰所配备的火炮口径,不应逊于她们所预想要面对的敌舰。说到这里,近来有人提出要为最新一批的驱逐舰配备12磅火炮,我强烈建议这个问题要慎重考虑。

神教点评:韦茅斯的这份报告,核心观点有两个:首先,4英寸火炮才是最佳的主力舰反雷击火炮;其次,驱逐舰也应配备4英寸口径的火炮。

第四海务大臣的报告

1914年6月4日时,在阅览了军械局长和装备局长的报告后,第四海务大臣兰伯特(Cecil Foley Lambert)提交了自己的报告。





保护主力舰免遭对方雷击的最有效的手段,是护航驱逐舰和轻巡洋舰。她们的警戒范围应扩大到主力舰的炮火射程之外,并将敌方的雷击舰艇击沉在尽可能远离我方主力舰的地方。如果我们忽视了这个先机,则单靠主力舰自己的反雷击火炮的话,是很难有效完成反雷击任务的。因此,我同意装备局长提出的观点,对于驱逐舰的火炮口径问题,我们确实应慎重考虑。

对于主力舰的副炮,我认为这些武器应具备能在近距离上对抗同级别敌舰的能力,而能够满足这一要求的最小口径的火炮,是6英寸。

而驱逐舰和轻巡洋舰上的火炮,则应能有效保护主力舰免遭雷击,能满足这一要求的最小口径的火炮,是4英寸。

如果敌方驱逐舰能借助夜色掩护接近我方主力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相比反雷击火炮,或许隐蔽性才是更有效的防御手段。

神教点评:兰伯特重点强调了驱逐舰和轻巡洋舰屏护力量的重要性,但他似乎过于看轻了主力舰自身的反雷击火炮的作用,且又过于看重了6英寸火炮在近距离交战中对抗敌主力舰的作用。

第二海务大臣的报告

1914年6月10日时,在阅览了第四海务大臣的报告后,第二海务大臣杰力科(John Rushworth Jellicoe)提交了自己的报告。









对于反雷击火炮这个话题,我们早已开展过大量的试验,然而由于舰队将官们并未能参阅这些试验的具体报告,因此他们在这个话题上给出观点的参考价值,是要打折扣的。

有鉴于这个问题,在具体接收舰队将官们的意见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来回顾一下我们业已开展过的试验的结果。

尽管包括本土舰队司令在内的诸多将官,都强烈建议要为最新建成的主力舰配备12磅反雷击火炮,但在我看来,若是他们熟悉鳐鱼(HMS Skate)号和雪貂(HMS Ferret)号打靶试验的结果的话,他们是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的。

作为当时的军械局长,在鳐鱼(HMS Skate)号试验完成后,我写道:“根据该试验可以得出结论,未来的军舰必须使用4英寸口径的反雷击火炮”。这个观点是基于12磅炮弹的差强人意的破坏效果而得出的。在这次试验中,12磅火炮确实没有使用苦味酸炮弹,但在1910年的雪貂(HMS Ferret)号试验中,我们则使用了12磅的苦味酸炮弹。当时的军械局长,也就是现在的第三海务大臣穆尔(Archibald Gordon Henry Wilson Moore),在试验后写道:“在使用12磅火炮射击驱逐舰时,有可能会出现敌舰被命中数弹,但仍然未被打停。由于在夜间或低能见度环境下,从发现敌舰到对方射出鱼雷的时间可能很短,如此短的时间内我们可能只能射出数发炮弹,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12磅火炮的口径有些过小了,不足以满足这些要求”。对于这个观点,我是完全同意的,当时我写道:“这次试验的结果,与鳐鱼号试验的结果大致相符”。基于这些结果来看,12磅火炮已经无法胜任反雷击任务了,因此为军舰安装12磅反雷击火炮的提议,实际上是缺乏有效立足点的。

对于反雷击火炮的口径问题,我个人一直都认为,4英寸火炮是一种有效的反雷击武器,而我国现有的主力舰通常装备有16门4英寸反雷击火炮。在铁公爵级战列舰上,我们用12门6英寸火炮替代了16门4英寸火炮,在我看来,这个做法是错误的,12门火炮这个数量是不够的。无论是4英寸还是6英寸,都能有效打停驱逐舰,因此在我看来,6英寸火炮的数量,不应少于4英寸火炮的数量。至于伊丽莎白女王级和复仇级战列舰,则配备了16门6英寸火炮,因而不存在数量不足的问题。不过,由于这些主力舰上的6英寸反雷击火炮,全都是安装在封闭式炮位上的,因此在夜战条件下的表现会较为逊色。这些6英寸火炮唯一的优点,是在日间主力交战中,能够表现得比4英寸火炮更好(射程更远)。

我个人的建议,倒不是说要将反雷击火炮的口径调整回4英寸,但对于额外增添12磅火炮这个话题,我确实是强烈反对的。尽管6英寸火炮存在一些不足,但12磅火炮并不能弥补这些缺憾(因为后者威力太小了)。

我认为,对于保护主力舰免遭敌方驱逐舰发起的夜间雷击这个话题,我们不应过于倚重主力舰上配备的反雷击火炮。对于如何在夜间环境下有效保护主力舰,有两种可行的办法,其一是配备驱逐舰和轻巡洋舰屏护力量(这也是第四海务大臣所强调的),其二是加强主力舰的隐蔽性,避免其被敌方雷击舰艇发现。

神教点评:在这份报告中,杰力科以海军历来开展过的反雷击试验的结果为论据,指出12磅火炮的威力不足以胜任反雷击需求,因此反对增配12磅火炮。另外,在反雷击火炮的口径选择上,相比于6英寸,杰力科似乎更支持4英寸。

第一海务大臣的报告

1914年6月29日时,在阅览了上述这些报告后,第一海务大臣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就这个话题进行了盖棺定论。



对于反雷击火炮这个话题的核心本质,第四海务大臣和第二海务大臣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完全同意他们的观点。

对于装备12磅火炮的话题,我们应该彻底抛下了——即便在苦味酸炮弹的加持下,这类火炮依旧无法胜任反雷击任务的需求,无法在敌方雷击舰艇射出鱼雷前对其造成有效杀伤。

我们所需要的,是能够胜任反雷击任务的最小口径的火炮,并尽可能多安装这种火炮。这些火炮应置于装甲保护之下,且还具备良好的射界,并能与探照灯进行有效配合。

我们知道,4英寸火炮是能够满足反雷击需求的,但其射程已经比不过鱼雷的射程了。

而6英寸火炮也同样能满足反雷击需求,且这种口径的火炮,还能在近距离主力对决中发挥一定作用。

对于再额外新增一种火炮口径的提议,有很多人都是反对的,但从综合性能的角度看,发射60磅炮弹的火炮(即5英寸火炮),或许要比现有的4英寸火炮(31磅炮弹)和6英寸火炮(100磅炮弹)都更优秀,且也比后两者更适合反雷击任务。

神教点评:在这份报告最后,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写下了over四个字母,表示这个话题已经终结了——基于12磅火炮的威力不足这个理由,海军部不同意增配12磅反雷击火炮。另外,从文中内容来看,巴腾堡的路易斯王子,似乎更支持使用5英寸口径的反雷击火炮。

但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这个话题其实并未终结——我们在正文中已经介绍过,随着战争爆发,费舍尔勋爵再度上台担任第一海务大臣,他当政期间力推建造的声望级和勇敢级,其反雷击火炮的口径又重新调整回了4英寸级别。而此后的暴怒级和胡德号所配备的5.5英寸火炮,看起来更像是由于没有现成的5英寸火炮,而做出的妥协。如果英国人能在1910年前后就研制出一款优秀的5英寸火炮,那么这一系列的争议,是否就不会出现了呢?可惜历史无法假设,因此我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21: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8-12-30 10:40 编辑

附录2:反雷击火炮所配套的火控系统

关于舰炮的火控系统,我们在火控炮术篇中已经进行了详尽的介绍,此处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

瞄准镜

在整套火控系统中,瞄准镜是最为基础的组件。在一战时期,无论是主力舰上的副炮/反雷击火炮,还是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主炮,全都是配备有光学瞄准镜的,具体情况详见火炮、炮座、射表、瞄准镜

火控参数获取及计算设备

为了给瞄准镜提供火控参数,通常会借助测距仪、变距率盘、距离钟等火控参数获取及计算设备(具体情况详见测距仪、变距率盘、火控参数计算)。在一战时期,大部分主力舰上并无供副炮/反雷击火炮专用的火控参数获取及计算设备,而是需要与主炮共用此类设备。轻巡洋舰上是配备有火控参数获取及计算设备的,但其技术等级通常会低于主力舰。至于驱逐舰,最早是没有此类设备的,自1916年起,较新式的英国驱逐舰上才开始配备六分仪式测距仪、变距率盘、距离钟等设备(详见英国驱逐舰的火控设备与体系)。

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

光有瞄准镜、测距仪、变距率盘、距离钟等设备,是不够的,为了搭建起中央火控体系,还需要配备一套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以一战时期的技术水准而言,反雷击火炮的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可以分为以下两种技术路线:

1)建立在传话管、舰内电话、通话耳机等手段上的,基于语音沟通的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

这些设备比较基础,几乎所有军舰都有配备,其优点是泛用型强,只要是能用语言表达的信息都能传递,缺点则是语音沟通效果容易受到噪音干扰。

2)建立在火控信息收发设备基础上的,通过各类仪表显示火控命令与参数的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

这类设备的优点在于,它们是通过目视方式来传达信息的,不会受到噪音干扰。缺点在于,这类设备的功能非常单一,例如方位发送/接收设备就只能用来发送/接收方位参数,无法用于传递其他信息。

关于这些设备的具体介绍,详见火控指挥与通讯体系

其他高级设备

在大战爆发前夕,英国海军还陆续装备了一些较为先进的火控设备,其中较为重要的是:斯科特指挥仪、德雷尔火控台、以及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

德雷尔火控台是用来计算火控参数的,其功能要比变距率盘/维克斯距离钟的组合来的高级。这种设备最初仅在主力舰上配备,日德兰海战后轻巡洋舰也陆续开始配备,至于驱逐舰则从未配备过。关于这种设备的具体介绍,详见德雷尔火控台

斯科特指挥仪是一套将瞄准镜功能与火控信息收发设备合二为一的设备体系,在这套体系下,火炮瞄准和击发职能是由中央火控位统一完成的,因此可以从很大程度上避免中央火控位与各炮之间由于沟通或操作问题导致的失误。在日德兰海战时,只有主力舰的主炮火控体系配备了指挥仪,至于主力舰副炮/反雷击火炮、以及轻巡洋舰的指挥仪,则要到日德兰海战后才陆续开始配备。关于这种设备的具体介绍,详见斯科特指挥仪

驱逐舰所配备的指挥仪,在功能上有所简化的,且要到大战末期才开始配备,具体介绍详见英国驱逐舰的火控设备与体系

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是一套能够方便快速地发送和接收方位参数的设备,能够协调各方面人员指向同一个目标,因此同样能够有效减少沟通或操作问题导致的失误。在日德兰海战时,只有主力舰的主炮火控体系配备了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至于主力舰副炮/反雷击火炮、以及轻巡洋舰的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则要到日德兰海战后才陆续开始配备。驱逐舰没有配备过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关于这种设备的具体介绍,详见其他杂项火控设备)。

主力舰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

英国主力舰上的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以铁公爵级为分水岭,可分为两个不同的阶段。铁公爵级之前的英国主力舰,其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缺乏具体信息(按照解剖无畏中的说法,无畏号的12磅反雷击火炮是通过海军电话/通话耳机来实现火控指挥与通讯的)。而铁公爵级之后的英国主力舰,其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是有明确资料的——这些军舰全都配备了跟随指针式(follow-the-pointer)火控信息收发设备,日德兰海战后还陆续安装了斯科特指挥仪和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的4英寸火炮的火控电话线路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的4英寸火炮的火控参数及命令收发电路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的4英寸火炮的所配套的斯科特指挥仪相关电路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的4英寸火炮所配套的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相关电路



轻巡洋舰主炮的火控体系

自布里斯托(Bristol)级起,所有的英国轻巡洋舰都配备了跟随指针式(follow-the-pointer)火控信息收发设备;日德兰海战后,轻巡洋舰开始装备斯科特指挥仪,最终除了布里斯托级之外,其余所有英国轻巡洋舰都配备了指挥仪;自肯陶洛斯(Centaur)级起,所有的英国轻巡洋舰都配备了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至于之前的轻巡洋舰,也有部分加装了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但详细情况不明。

肯陶洛斯级轻巡洋舰的6英寸火炮的火控电话线路



肯陶洛斯级轻巡洋舰的6英寸火炮的火控参数及命令收发电路



肯陶洛斯级轻巡洋舰的6英寸火炮所配套的斯科特指挥仪相关电路



驱逐舰主炮的火控体系

H级之前的英国驱逐舰,其火控体系是基于传话管等语音沟通手段的;H、I、K、L级驱逐舰配备了基于液压原理的火控信息收发设备(Wise Pressure Fire Control Gear);自M级起的英国驱逐舰,则配备了基于电路信号传递原理的距离和提前量信息收发设备。至于驱逐舰用的简化版指挥仪,则是自L级起有所配备。驱逐舰没有安装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

V级驱逐舰的4英寸火炮所配套的指挥仪相关电路





德国海军的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

在日德兰海战这个节点上,德国海军的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要比英国海军高级,具体原因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

1)德国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火炮有自己单独的1.5米基线测距仪,英国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火炮没有自己单独的测距仪。

2)德国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火炮具备指挥仪火控功能,英国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火炮,当时还不具备指挥仪火控功能。

关于德国海军的火控设备,具体可参考:火控炮术篇 - 第十章 - 德国海军的火控设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8-9-24 13: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3-3 13:21 编辑

附录3:夜战火控

在没有雷达和夜视仪的一战时期,夜战火控完全是依赖于人工照明手段的——不是依赖探照灯,就是依赖照明弹,或者两者都使用。

英国海军的探照灯

自前无畏舰时代起,英国海军的主力舰就有配备探照灯了。探照灯能发出高亮度的光线,刺破黑暗点亮目标。

探照灯发射出的光芒



被探照灯点亮的马尔伯勒号战列舰



探照灯的安装位置

考虑到指挥便利性、照射范围、照射效果等各方面因素,探照灯通常都安装在军舰的前后舰桥附近,也有部分会选择安装在烟囱附近。

科林伍德号战列舰上的探照灯

此为1912年状态的科林伍德号,红框中的设备便是探照灯。



狮号战列巡洋舰上的探照灯——舰体前部

此为1912/13年状态的狮号,红框中的设备便是探照灯。



狮号战列巡洋舰上的探照灯——舰体中后部

此为1913年状态的狮号,红框中的设备便是探照灯。



巴勒姆号战列舰上的探照灯

此为1915年状态的巴勒姆号,红框中的设备便是探照灯。



日德兰海战后,英国海军针对探照灯所作出的改进



在日德兰海战后,英国海军针对探照灯问题进行了研究,其提出的改进措施,大致可分为以下四个方面:

一、用36英寸探照灯代替24英寸探照灯

在伊丽莎白女王级之前,所有的英国主力舰配备的都是24英寸探照灯;自伊丽莎白女王级起,英国主力舰改用36英寸探照灯。

根据老佛爷的说法,36英寸探照灯的照射距离大约是24英寸探照灯的两倍(The range of a single 36in light was about twice that of a single 24in light)。

日德兰海战后,英国人对伊丽莎白女王级之前的主力舰进行了改造,将原有的24英寸探照灯,以两具换一具的比例换成了36英寸探照灯。

阿伽门农号战列舰上的24英寸探照灯



皇家橡树号战列舰上的36英寸探照灯



二、咖啡罐式探照灯塔楼

日德兰海战后,英国人选择在舰体上搭建咖啡罐式的探照灯塔楼,并将大部分探照灯安装到了这些塔楼上。

科林伍德号战列舰上的探照灯

此为1919/20年状态的科林伍德号,红框中的设备便是探照灯;可以看到,前舰桥上有一对尺寸较小的探照灯(应该是24英寸的),而舰体中部与后部各有一座咖啡罐式塔楼,上面安装了尺寸较大的探照灯(应该是36英寸的)。



狮号战列巡洋舰上的探照灯

此为1918/19年状态的狮号,红框中的设施,是安装有探照灯的咖啡罐式塔楼。



巴勒姆号战列舰上的探照灯

此为1918年状态的巴勒姆号,红框中的设备,是安装在咖啡罐式塔楼上的探照灯。



三、探照灯遥控操作

日德兰海战时,探照灯操作员是站在探照灯边上,直接操作探照灯的;至于操作员与火控军官之间的沟通,则是借助通话耳机完成的。日德兰海战后,英国人开始研究探照灯远程操作功能。

英国海军技术史中对探照灯遥控操作的总结



1917年3月时,英国海军决定,要在肯陶洛斯号轻巡洋舰上,开展利用火炮指挥仪遥控操作探照灯的试验。相关设备就位后,他们于1918年4月和10月,分两次进行了试验。由于指挥仪火控无法很好地实现俯仰方向上的连续瞄准,因此试验效果并不理想。

与此同时,英国人还开展了利用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遥控操作探照灯的试验,其效果良好,因此在轻巡洋舰以上级别的军舰上,英国人最终选择用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来遥控操作探照灯。

驱逐舰的情况则与大舰有所不同,由于驱逐舰上并未配备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且驱逐舰的指挥仪本身就只具备旋回向遥控功能,而不具备俯仰向遥控功能,因此驱逐舰的探照灯遥控功能,最终是通过指挥仪来实现的。

四、瞳孔式遮光板

现代的探照灯上,通常都配备有瞳孔式遮光板,可快速调节光束的大小;但在日德兰海战时,英国海军还没有配备这种设备。日德兰海战后,英国人开始为海军探照灯研制配套的瞳孔式遮光板。

二战时期的美国海军探照灯及其配套的瞳孔式遮光板





照明弹

除了探照灯之外,照明弹也是夜战常用的照明手段。

一战时期的英国陆军照明弹

这是英国陆军在一战时期所装备的10磅照明弹,其结构较为原始,没有内置降落伞,下降速度快,照射时间短。



一战时期的德国陆军照明弹

这是德国陆军在一战时期所装备的10.5cm照明弹,其结构较为先进,内置有降落伞,下降速度慢,照射时间长。



英国海军的照明弹及其渊源



在日德兰海战时,英国海军尚未装备照明弹。

根据杰力科在其回忆录中的记述,日德兰海战后,他向海军部指出,德国照明弹的效果非常好。

1917年时,在一次德国驱逐舰夜间炮击英国海岸的行动中,有一发照明弹没有爆炸,并被冲上了英国海岸。英国人立刻对这种德国照明弹进行了仿制,并很快将仿制品配发到了各舰。

英国海军仿制的照明弹,其具体结构我尚未考证出来,德国海军的照明弹的具体结构也不详,但可能与德国陆军的照明弹的结构类似。

间战时期的英国海军照明弹

这是英国海军在间战时期所装备的4英寸照明弹。



英国海军的照明弹的照射效果

这是二战时期拍摄的照片。



德国海军的夜战火控



根据杰力科在其回忆录中的记述,在日德兰海战时,德国海军的夜战火控水准,要明显优于英国海军。双方的差距,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德国海军当时已经配备了照明弹,能在不暴露自身位置的情况下,帮助他们快速找到我方驱逐舰。

其次,德国海军的探照灯更高级,不但在照射效果上比我们的探照灯好得多,并且其控制方式也更好,能与火炮有效协同,快速指向目标。

再者,德国军舰上的副炮,也具备指挥仪火控功能。

英国战后调查报告中对德国探照灯的描述



德国海军的探照灯,是由安装在舰桥上的类似于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的设备进行遥控操作的。遥控设备可以通过电路,将旋回参数发给探照灯,其参数精度与火炮指挥仪相同,都是1/16度。至于俯仰参数是否能通过电路发给探照灯,则不太明确。

德国探照灯的直径,大约是36英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四年服役纪念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荣誉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海武魂旗手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8-9-24 13: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ven_nana 于 2019-1-2 15:38 编辑

附录4:对于一战时期的主力舰副炮/反雷击火炮配置的探讨

自世纪之交至一战结束的这段时间内,无论是主力舰上的副炮/反雷击火炮,还是轻巡洋舰和驱逐舰上的火炮,都经历了口径逐渐增大的变化过程。其背后的原因,简单来说可以归纳为敌方雷击舰艇(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吨位增长、鱼雷动力射程的增长、以及火控进化带来的有效射程增长这三方面。

轻巡洋舰的主炮口径从4英寸增长为6英寸,可以视为是历史的必然趋势。轻巡洋舰不单单需要对抗对方的驱逐舰,还需要对抗对方的轻巡洋舰,因此对炮弹威力的要求较高,再考虑到交战距离、火控手段等因素,全6英寸的配置显然是要优于全4英寸或6英寸/4英寸混搭的。而驱逐舰的主炮口径增长,同样可视为是历史的必然趋势。鱼雷尺寸的增长带动了驱逐舰吨位的上涨,而驱逐舰吨位的上涨又引发了火炮口径的增长,会有这样的结果是毫不意外的。

但是,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炮口径增长,则与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情况有所不同。结合上文中所列举的信息来看,对于主力舰的反雷击炮配置,我认为有以下几方面因素值得考虑:

一、效能问题:

有效射程:主力舰上的反雷击炮,需要在对方雷击舰艇尚未进入有效雷击距离之前对其实施有效拦截,才能达到有效保护自舰的目的。在日德兰海战时的技术水准下,昼间最大有效雷击距离可以达到7,000码,而从实战案例来看,反雷击火炮在此等距离上的表现并不好,即便是具备完善火控体系的德国海军15cm火炮,也需要到5,000码之内才能对英国雷击舰艇构成有效威胁。但如果是夜间交战,则雷击距离通常只有1,000-2,000码,完全处在4英寸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内。

反应速度:对于夜间反雷击作战来说,炮组的反应速度是非常关键的——在如此之短的距离下,炮组应能在发现目标后尽可能快地将火炮旋转至目标所在方位、瞄准目标、并尽快打出一定数量的炮弹,才有希望阻止对方发动雷击。考虑到英国海军主力舰的副炮/反雷击火炮的火控体系,在日德兰海战时尚不完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视野更好、更为轻便的开放式布局的4英寸火炮,显然比封闭式布局的6英寸火炮更能胜任。

二、代价问题:

反雷击火炮只是整个反雷击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除了反雷击火炮之外,主力舰还可以依靠自身隐蔽、护航舰艇前出阻截等方式来达到避免被雷击的目的。因此,如果安装反雷击火炮的代价过大,那么其意义就有待商榷了。

重量代价:在一战时期,6英寸火炮的整套炮座重量通常在15-20吨,而4英寸火炮的整套炮座重量通常只有5吨左右;6英寸火炮的炮弹和发射药重量合计约130磅,而4英寸火炮的炮弹和发射药重量合计约40磅;这样一来,如果单舰配备16门反雷击炮,每门炮的弹药基数为150发,则两者的总重量差距可以达到400吨上下。除此之外,由于配套的提弹设备与弹药库的差异,以及火炮射界布置和装甲布局带来的影响,将反雷击火炮从4英寸升级至6英寸,可能会导致近1,000吨的吨位上涨。

总结:

在一战时期的技术条件下,由于配套火控体系尚不完善,因此副炮/反雷击火炮的有效射程受到了较大限制,且其反应速度也比较缓慢。在这样的技术背景下,到底是应该选择重量代价较大、反应速度较慢,但有效射程相对较远的6英寸火炮更合适,还是选择有效射程略近,但重量较轻、反应速度较快的4英寸火炮更合适呢?或者,是否应该研发一款折衷的5英寸火炮?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回答的。

我个人的观点是,在斯科特指挥仪、埃弗谢德方位指示系统等高级设备尚未就位之前,6英寸火炮在射程上的优势,实际上是较难发挥出来的,而其在反应速度上的劣势,则会被放大。只有在具备这些高级火控设备之后,6英寸火炮的反应速度劣势才能得到有效缓解,并发挥出其射程更远的优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尉

五年服役纪念章旗手

发表于 2018-12-30 15: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seven_nana 发表于 2018-9-24 13:08
附录3:夜战火控

在没有雷达和夜视仪的一战时期,夜战火控完全是依赖于人工照明手段的——不是依赖探照灯 ...

日德兰时候汉斯夜战系统性领先英国啊
有彩色的敌我识别灯,瞳孔式遮光板的大型探照灯,炮术长的潜望镜数据能随动到炮塔和探照灯,火控程序反应更快。还有照明弹可以不暴露本队位置。炮术长跟指挥官站位更近,沟通更顺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Archiver|© 2010-2018 zhanliej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3004737号

GMT+8, 2019-4-21 10:44 , Processed in 0.174067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