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列舰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129|回复: 18

[战史档案] 原创の渣翻译之North Sea Fleet Operations, 1914 to Jutland

[复制链接]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发表于 2012-9-3 19: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o229 于 2012-9-16 19:24 编辑

北海舰队运用:1914——日德兰                                                
                                                                                                       N.J.M.Campbell
       没有一场海战像发生在当时世界上两支规模最为庞大的舰队——英德舰队之间的,于1916年5月31日到6月1日开展的日德兰海战那样吸引了如此众多的试图对它的描述。双方舰队司令的行动和人们推测出的他们行动的动机已经被无数的工作所调查。然而,绝少有人关注到战斗的真实的细节和双方的中弹与损失情况,而这些重点将被本书首次完整的记述。
       在装甲战列舰时代,日德兰一枝独秀,这场舰队交战相较于11年前同时代第二大规模的战役即日俄舰队之间爆发于对马海峡的战役来说是那样的强而有力。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的海战——中途岛,菲律宾海战役——爆发时,战列舰已经被迫将引以为自豪的位置让给了空母,而不列颠也将头号海强的位子让给了美国。自从英国1914年8月4日宣战以来直到日德兰海战爆发,两国分别以大舰队和公海舰队之名而闻名于世的主力舰队在北海上只有极少的交战。不列颠不希望使对他们和他们的盟友来说至关重要的海上霸权和对德国的远程封锁遭到威胁。寻求一个在不合适的境况下进行的战役,即使大胜德国人对于胜利也是毫无必要的,而一旦不列颠舰队遭遇重大损失就意味着输掉战争。
       德国人并没有意识到英国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存在的确切的缺陷——这将在后面的篇幅和主要关于弹药的部分加以讨论——在同时给德国人自己的船以胜过他们对手的独有的优势——不希望去寻求与整个不列颠舰队的战斗直到不列颠舰队的数量优势被水雷、潜艇或者某次成功的对被孤立的部分英国舰队的攻击所削弱。这是德国方面巨大的决策失误;他们在战争初期赢得一次舰队行动的胜利的机会要远大于1916年5月。
       在1914年12月16日,当德国人突袭斯卡伯勒时,他们获得了击败一支被分割开的大舰队一部的最佳时机;此后不久,如果大舰队被集中起来,他们将有22艘无畏舰和4艘战巡去对付德国人的14艘无畏舰和4艘战巡。在日德兰,双方的这个数字之比是28艘无畏舰和9艘战巡对16艘无畏舰和5艘战巡,而且英国人获得了1914年时所未有的6艘装备15寸炮的战列舰。此外,尽管德国人此时在役的驱逐舰要比他们在日德兰的时候的低劣许多,但是大舰队在战争早期还是缺乏驱逐舰。更重要的是,源于对德国无线电密码的破译所提供的有着极端重要价值的情报体系还没有被发展起来。这件事儿起源是俄国人1914年8月26日从战沉于波罗的海的马哥德堡号轻巡洋舰上复原的德国海军密码和其他文件。
       尽管以苏格兰东北部为基地的大舰队有着更好的地理位置优势,而且这些使用中的基地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被德国人确认,但是由于主要的造船厂都在英格兰南部,所以苏格兰东北部地区仅仅有很少的支撑大型舰队的设备。在罗塞斯的新船厂在1916年之前都无法投入使用,而在斯卡帕湾、克罗默蒂、罗塞斯的锚地直到1914年11-12月间都不具备防御潜艇的能力,因此有一个时期大舰队使用苏格兰东北的埃维湖,随后又使用了爱尔兰北部的洛夫斯威利和马尔的纳基尔湖。海军部甚至在1914年10月20日许可在极端情况下舰队可以撤退至爱尔兰西南部的博黑文,但是事实证明这是毫无必要的。在北海南部,英国人拥有由轻巡、驱逐舰和潜艇组成的哈里奇分舰队,并且有部分前无畏舰时不时的驻扎在诺尔。
      公海舰队以拥有德国主要造船厂的位于杰德的威廉港——威希河和易北河口,赫尔戈兰的前哨——能够为一些分队提供锚地——为基地,拥有一个连接易北河和另一个位于波罗的海之滨的主要造船基地,基尔,的运河。以布鲁日,奥斯滕德和泽布勒赫为基地的,由小型潜艇组成的弗兰德小舰队被德国人组建于1915年,随后又有一些驱逐舰加入到了这个舰队之中。
       遭遇潜艇攻击的风险在整个战争期间都严重的限制着大舰队的活动,而护航驱逐舰航程的不足成为了双方舰队运用的主要限制因素。然而,整个一战期间没有一艘无畏舰或者战巡被潜艇击沉,而且,没有一艘英国无畏舰和战巡被潜艇击伤,反倒是英国潜艇成功的命中了德国同类舰艇总共5枚鱼雷,其中4枚命中发生于北海,1枚命中发生于波罗的海。如果它们从攻击商船运输中抽出更多努力的话,德国潜艇本应取得对大舰队的主力舰更成功的攻击战果。
       潜艇在海上行动中之能干在以往的大战中并未真正实现,但是水雷在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却大获成功,而且早在1861-1865年的美国内战中就被有效运用,然而英国海军直到一战不幸爆发之前漫长岁月里都忽视了它们。大胆号于1914年10月27日在距离洛夫斯威利28英里的水域撞上了一颗水雷而沉没,但是它是1914-1918年间唯一一艘因此沉没的无畏舰或战列巡洋舰,而在北海和英伦三岛周边水域只有另外两艘船(都是德国船)被水雷所伤。
       四个对在日德兰海战中的决断附有责任的海军上将之中,有三个自从战争爆发以来就呆在他们的指挥岗位上了:杰里科海军上将,大舰队司令;戴维贝蒂海军中将,正如官方记载所说的那样,从1915年2月就一支指挥战列巡洋舰或战列巡洋舰队;希佩尔海军中将,指挥德国侦察舰队。但是,公海舰队的司令官舍尔海军中将却是自从1914年8月以来的第三位担任此职务的将领。最初,冯英格诺尔海军上将担任此职务,但是在发生于1915年1月24日的多格尔沙洲之战之后的1915年2月,他被冯波尔海军上将所取代,当后者于1916年1月因病退休时,舍尔海军中将被任命为舰队司令。
       相对于他的任何一位前任而言,舍尔都是担任舰队司令的更合适的人选,并且和杰里科,贝蒂以及希佩尔一起,都被认为是有着足够的能力,而且尽管这四位都缺乏天才的闪光,但是日德兰的情况却分外的不适合这种品质的展现。
       英国方面对日德兰海战结果的不满随后导致了杰里科和贝蒂的支持者之间的恶毒的口水战,但是两位将军之间的观点分歧却远比贝蒂的党羽们宁愿相信的要小得多。杰里科出于前述战略原因在寻求接战上十分谨慎,而且在他已经制定好的临敌方案中就计划到了可能与公海舰队遭遇,由于他害怕德国人会按将他的舰队拖入水雷和潜艇伏击的计划转身溜走,他拒绝如此互无胜负的行动。水面舰队和潜艇部队之间的密切配合所存在的困难此时尚未被领悟,因此从1915年至1918年英国在希望其能够拥有24节航速以便于能够和水面舰队密切合作的臭名昭著的K级蒸汽动力潜艇上花费了的很多没有回报的付出。
       因为水雷的关系,日军在1904年5月15日一天之内就损失了它们贫弱的,总共仅有的6艘战列舰中的2艘,这要归功于俄国人把水雷布置到了旅顺口外日本人可能的航线上。而在日俄战争其他成功的雷攻案例中,杰里科可能也知道俄国旧式战舰纳瓦林号在对马决战之后的夜晚被3艘日本驱逐舰在其正前方近前布设的24枚水雷之一最终击沉的事。德国人没道理不发展这样的技术。
       相比于之前所暗示的情况,杰里科对与公海舰队进行一场战役更加积极,但是除非的确有不可接受的风险发生否则引诱德国人针对完整的大舰队进行一场行动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个发生于1916年5月4日的重大的尝试试图将公海舰队调出来,而作为准备,在此前一天的晚上,英国人在威利灯塔以南布置了80枚水雷,在博尔库姆西北35-40英里的地方布置了530枚,第九个布雷场所——赫尔戈兰海岸线也被布上了水雷。3艘潜艇埋伏在泰尔斯海灵岛,7艘埋伏在威利和合恩礁灯塔。诱饵将由来自距离合恩礁以北5英里的文德克斯和恩格丁,准备袭击腾德飞艇库的水上飞机所扮演,并由一个轻巡洋舰中队和一个驱逐舰分队护送。然而由于只有一架水上机成功起飞并在丹麦的领土上丢下了自己的炸弹,这场突袭实际上并不存在,所以大舰队的战列舰们在水上飞机补给位置西北75英里的位置上花了5月4日一早上的时光进行机动,战列巡洋舰们在战列舰以南30英里的位置,最后在14点整杰里科率队返航,贝蒂紧随其后。一些英国船只的行踪被报告了,但是对德军指挥机构而言情况还不是很明确,德国人随后在5月5日进行了防备袭击的准备。这些细节被英国海军部截获,并且在16点30分至20点30分之间用无线电通知了杰里科,然而此时杰里科的驱逐舰的燃油状况已经不允许他5月5日昼间返回合恩礁附近水域了。
       随着大舰队以北方为基地,英国东部海岸线对于德国战巡突袭来说是显眼的目标。最严重的一次发生于1914年12月16日。希佩尔的战巡(塞德利茨号,毛奇号,冯德坦恩号,德福林格号),快速装巡布吕歇尔号,4艘轻巡——其中科尔贝格号携带着100枚水雷——和18艘驱逐舰,在黎明抵达约克郡海岸,此时重型舰艇可以被分成两队分别炮击哈特尔浦和斯卡伯勒,而科尔贝格号则在海岸附近水域布设水雷。拥有14艘无畏舰(大选帝侯号,5艘凯撒级,4艘赫尔戈兰级,4艘拿骚级)8艘前无畏舰,2艘装甲巡洋舰和8艘轻巡洋舰以及54艘驱逐舰的公海舰队主力在冯英格诺尔的指挥下在大白天出现在斯卡伯勒以东130英里,北纬54度40分,东经3度的水域。
       英国海军部通过截获并破译的一些命令得知德国战列巡洋舰将要出动两天,但是他们提出的一个危险结论是战列舰不大可能出动,而他们基于这个结论而进行的部署差一点就导致了不可挽回的灾难。英国海军部计划在袭击者的归途中截住他们,而后续各舰于7点30分在北纬54度10分,东经3度的位置——仅仅在公海舰队黎明时的位置以南30英里——集结:第二战列舰中队(英王乔治五世号,百人队长号,阿贾克斯号,猎户座号,君主号,征服者号),4艘堪用的战列巡洋舰(狮号,玛丽女王号,虎号,新西兰号),4艘不中用的装巡,4艘轻巡以及7艘驱逐舰。海军中将乔治沃伦德坐镇英王乔治五世号指挥。哈里奇分舰队则于昼间集结于雅茅斯待机。
       在5点15分英国驱逐舰与公海舰队前方的右翼前卫屏发生接触,尽管德国人在交战中打得更好,冯英格诺尔还是相信他的前卫屏是与整个大舰队的驱逐舰屏发生了接触,于是,来自凯撒号的过分警觉的命令反对用战斗舰队冒险,在5点42分向左转16点以便沿着与之前相反的方向前进,并于40分钟之后踏上回家的旅途。德国人的左翼前卫屏一度距离第二战列舰中队仅有10英里。
       没有必要描述这一天接下来的情景,如果冯英格诺尔继续压上,公海舰队能否在自身损失轻微的情况下摧毁第二战列舰中队并因此获得超越大舰队的优势?这肯定要留下一个猜想,但是至少德国人曾经有过这样做的机会。
       曾经有一个时期人们坚持认为贝蒂运气不好没有与希佩尔交战,两者之间的距离一度只有12英里,但是4艘德国战巡在战斗威力上要远胜于贝蒂的4艘英国战巡,因此两者之间没有交战对不列颠来说可能是很幸运的。3艘属于大舰队的战列巡洋舰包括皇家公主此时已经被派去对付冯斯佩伯爵的装甲巡洋舰们去了。
       德国人的下一个行动导致了多格尔沙洲之战,一场英国人获得相当大的胜利的行动,尽管仔细审视关键事项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德国人决定进行一次对多格尔沙洲的侦查以便发现猜想中的英国人的监视方法。激烈的对抗并没有被预料到,而战列舰支援也被认为是不必要的。由于国王级和凯撒级前往波罗的海训练,德国人此时在北海上的力量很薄弱,仅有可用的无畏舰是3艘赫尔戈兰级和4艘拿骚级。冯德坦恩正在修理故障,因此希佩尔的力量包括塞德利茨,毛奇,德福林格和布吕歇尔,4艘轻巡洋舰以及18艘驱逐舰。
       传给希佩尔的无线电令被英国海军部于德国人出发前五小时的1月23日11时15分截获,情报显示希佩尔将在第二天黎明到达多格尔沙洲的东南端。希佩尔要求于1月24日清晨进行大范围空中侦察,3艘飞艇做好了准备却没有及时起飞。
       英国海军部紧接着进行了部署。贝蒂率领的此时部署在罗塞斯的5艘堪用的战巡:狮号,虎号,皇家公主号,新西兰号,不挠号和4艘轻巡洋舰将要与哈里奇分舰队的3艘轻巡洋舰和35艘驱逐舰于24日7点在北纬55度13分,东经3度12分的位置汇合并竭力埋伏并与敌人交战。同样部署于罗塞斯的6艘爱德华国王级前无畏舰和3艘贫弱的装甲巡洋舰即将于7时45分抵达北纬55度35分,东经2度的位置以防德国人北进,而来自斯卡帕的大舰队主力和来自克罗默蒂的部分单位将在9点30分的时候在北纬57度,东经2度2分的位置上集结并向南行进。有21艘无畏舰可供这次任务调遣。
       英德轻巡洋舰间的接触发生于7时5分,到了8时在平静的大海和微微的东北风的映衬下,德国战列巡洋舰的轮廓格外清晰的进入了狮号视野。贝蒂在它们右舷船尾的位置上并且在8时37分陷入了长距离追逐。由于西北方向被认为是从8艘大型舰艇中排出的烟云映入眼帘,希佩尔已经于7时35分转向到1220(注),但是主要因德国人烟囱中排放出的烟雾和下风位置,直到8时40分他们才发现英国战列巡洋舰。
       狮号于8时52分发动了它第一轮射击,此时距离超过2万码,尽管在过去一小时中贝蒂舰队一直在以最高航速追击,双方距离也从未拉近到过1万6千码以内。虎号于9时开始射击,皇家公主于9时7分开始射击,德国战舰们则于9时11分至9时20分开始射击,而新西兰号直到9时35分贝蒂命令按次序交战时才开火,但是不挠由于不能跟上编队而且受限于老式的炮弹,其主炮射程仅有1万6千3百码,所以直到10时45分才开火。双方的火力分配都很不规律而且大多数看得见的目标都加入了交战。德国人似乎不能超过23节,而狮号却可以达到27节。虎号继续保持阵位,但是皇家公主和新西兰却稍微落后了,因此贝蒂在9时52分减速至24节以使得他后面的船能够跟上。
       在行动的头一个小时英国人的射击命中率被认为是优于受自身烟囱烟雾妨碍的德国人的。塞德利茨和德福林格各自中弹2发,布吕歇尔中弹一发,狮号中弹2发。除了狮号在9时43分命中塞德利茨的一发导致两个炮塔丧失战斗力并引起非常严重的弹药起火的炮弹之外,没有一发造成重要伤害。
       贝蒂于10时10分再次增加航速但是在9时52分至10时30分的战斗期间只有一发引起损失微乎其微的炮弹命中了塞德利茨,却有4发引起破坏性极强的后果的炮弹命中了狮号。然而10时30分,布吕歇尔被皇家公主命中,并引发了毁灭性的弹药起火同时毁坏了一个锅炉舱,这导致了它的速度下降至17节并因此而掉队。没人知道在接下来的四小时中有多少炮弹命中了它,但是总数可能是数不清的。德国战列巡洋舰现在测定了狮号的距离,从10时35分至10时51分10发炮弹命中了它并使它退出战斗。在10时45分超越了狮号的虎号也同样被命中两发炮弹而只有一发还击的炮弹命中了德弗林格号。
       在10时54分,一艘臆想中的潜艇在狮号的右舷被发现,根据贝蒂的命令虎号,皇家公主号和新西兰号在11时2分转向90度以便向左舷集结。这次转向导致了一次德国驱逐舰攻击的取消,贝蒂计划3艘战列巡洋舰应该在坐镇新西兰号的海军少将阿奇博尔德摩尔爵士的统帅下继续追击,而不挠则对付布吕歇尔。不过他的信号却被误解了,全部4艘战巡都在和布吕歇尔交战,而希佩尔在经过些许犹豫之后便溜走了。由于90度转向,虎号被命中了4发炮弹,狮号被命中了本场海战的最后1发炮弹。布吕歇尔被证明是极难击沉的,它在被命中了差不多50发来自战列巡洋舰的炮弹和两枚阿瑞托撒号轻巡洋舰发射的鱼雷之后终于在12时13分倾覆。在它沉没之前命中虎号一发、命中不挠一发,并迫使莫特尔号驱逐舰退出战斗。
        狮号最终在一度跟随已经到来的大舰队的为数55艘的驱逐舰的屏护下,由不挠号拖拽,于1月26日6时35分抵达罗塞斯。英国伤亡人数令人意外的少,仅有15死32伤,而德国方面的损失却高达954死80伤,另有189被俘。德国战巡只被命中了很少几次,总共只有塞德利茨和德福林格各自3发,毛奇号毫发无损,与之相对应的是有16发11或12寸炮弹命中狮号和6发炮弹命中虎号,由于希佩尔的3艘战舰相对于摩尔的3艘来说更加优良,所以可能对于英国来说追逐战的终止恰好是合时宜的。
       在冯波尔的指挥下公海舰队仅有极少的行动,但是舍尔就更加富有进攻性,在1916年3月6日德国战巡航迹远达布雷肯里奇,而战列舰也出现在泰瑟尔岛外海。德国战列舰出现在荷兰海岸的事儿直到7时才被英国海军部知晓,此时距离德国人返航只有21个半小时。
       1916年4月25日的针对洛斯托夫特和雅茅斯的轰炸被计划成一个示威行动以作为对爱尔兰叛乱的支持,此时希佩尔生病了,所以波迭克海军少将将率领塞德利茨号,吕佐夫号,德弗林格号,毛奇号和冯德坦恩号,6艘轻巡洋舰和2个驱逐舰分队执行此次袭击任务,而公海舰队余下的部分,包括17艘无畏舰在内,将要在泰瑟尔岛以西,距离英格兰海岸线70英里的位置上进行支援。塞德利茨号在4月24日下午撞上了一个水雷并被遣返,波迭克转移到吕佐夫号上。英国海军部在4月24日19时清楚地知道了德国人将向西来,但是杰里科在那天早晨才刚刚结束他最近一次的巡逻归来,而且大舰队需要加油。南方的天气很好,但是北方有强劲的南风而且驱逐舰们能够经得起这么大的风是值得怀疑的。
       拥有3艘轻巡洋舰和18艘驱逐舰的哈里奇分舰队曾经在4时之前短暂的发现了德国战巡们,但是后者首先炮击了洛斯托夫特和雅茅斯并且直到4时49分才开始向哈里奇分舰队开火。康奎斯特号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受创,但是英国战舰们四散开来,于是波迭克于7分钟之后中断了任务并开始返航,而舍尔则于5时20分开始返航。
       4月24日21时10分至23时之间,包括28艘无畏舰,8艘战列巡洋舰在内的大舰队中的各种单位从斯卡帕,克罗默蒂和罗塞斯出海,并且迎着大风以最快速度向南,但是直到次日5时战列巡洋舰们依然距离纽卡斯尔所在纬度以北10英里之遥,而先导的战列舰中队仍在阿伯丁所在的纬度上,所以要逮住德国人是不可能的了。
注曰: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所有的路线和方位都是可靠的,而且通篇使用的皆是格林威治时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3 20: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乃是鄙人复习考研英语之副产品,原文中考研相关词汇竟达300余个,果然是我等BB党提高英语水平的优秀教材啊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上士

八年服役纪念章装甲精英

发表于 2012-9-3 20: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就是这样诞生的……
皇国兴废 在此一役 诸君努力 奋勇杀敌

上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功勋勋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政道纪念章旗手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9-3 20: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go229 发表于 2012-9-3 20:03
本文乃是鄙人复习考研英语之副产品,原文中考研相关词汇竟达300余个,果然是我等BB党提高英语水平的优秀教 ...

海战分析的经典著作啊,拭目以待。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3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mathewwu 发表于 2012-9-3 20:12
海战分析的经典著作啊,拭目以待。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少尉

七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2-9-5 00: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有點沙石,明天改好發上來
俾斯麦从小炸不怕,俾斯麦启航不怕炸
俾斯麦开战怕不炸,吊一串水雷碰陀掌

俾斯麦从来炸不怕,俾斯麦生性不怕炸
俾斯麦炮术夸啦啦,一轮半齐射会说话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银橡叶铁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MP Team骑士团勋章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9-5 02: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go229 发表于 2012-9-3 14:03
本文乃是鄙人复习考研英语之副产品,原文中考研相关词汇竟达300余个,果然是我等BB党提高英语水平的优秀教 ...

英国人写文都是这臭德行
烹杀白狗,恢复论坛。千秋万载,一统七海。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银橡叶铁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MP Team骑士团勋章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9-5 02: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mathewwu 发表于 2012-9-3 14:12
海战分析的经典著作啊,拭目以待。


太监的可能性很大
烹杀白狗,恢复论坛。千秋万载,一统七海。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5 10: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STG44突击步枪 发表于 2012-9-5 02:44
太监的可能性很大

先挖个坑,慢慢填,你以为我是你咩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银橡叶铁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MP Team骑士团勋章TIME TRAVELER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9-5 12: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go229 发表于 2012-9-5 04:01
先挖个坑,慢慢填,你以为我是你咩

等你填完再说这句话吧,两百年够吗?
烹杀白狗,恢复论坛。千秋万载,一统七海。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5 12: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STG44突击步枪 发表于 2012-9-5 12:33
等你填完再说这句话吧,两百年够吗?

挖坑不填の44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上士

七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2-9-5 18: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期待后续

少尉

七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2-9-6 00: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se 于 2012-9-17 00:20 编辑

對1樓修改的結果

北海艦隊運用:1914——日德蘭
                                                                                                       N.J.M.Campbell
  沒有一場海戰能像世界上兩支規模最大的艦隊——英德艦隊於1916年5月31日到6月1日的日德蘭海戰般吸引眾多的猜測。無數學者研究雙方艦隊司令的行動和推測他們的動機。然而,絕少人關注到戰鬥的細節和雙方的中彈與損失情況,而本書將會首次完整地記述這些重點。
  在大炮巨艦主義時代,日德蘭比11年前日俄艦隊之間的對馬海峽戰役更為震人。到了二戰最大的海戰:中途島、菲律賓海戰役爆發時,戰列艦已經被迫將引以為自豪的位置讓給了空母,而大不列顛也將最強海軍的位子讓給了美國。
  自從英國1914年8月4日宣戰後直到日德蘭海戰爆發,兩國聞名於世的主力艦隊一大艦隊和公海艦隊一在北海上只有極少的交戰。英國不希望使對他們和盟友來說至關重要的海上霸權和對德國的遠程封鎖遭到威脅。若果在不合適的境況下進行海戰,即使大勝德軍並對整場大戰也是毫無幫助,反而一旦不列顛艦隊遭遇重大損失,就意味著戰敗。
  德國人並沒有意識到英國戰列艦和戰列巡洋艦的缺陷——這在後面的篇幅和關於彈藥的部分會深入討論——在同時給德國人自己的船以勝過他們對手的獨有的優勢——不主動去尋求與整個大艦隊的戰鬥直到艦隊數量優勢被水雷、潛艇或者對孤立的英國艦隊的攻擊所削弱。這是德國方面嚴重的戰略失誤:他們在戰爭初期贏得一次艦隊決戰的勝利機會遠高於1916年5月。

  在1914年12月16日,當德國人突襲斯卡伯勒時,他們獲得了擊敗一支被分割開的大艦隊一部的最佳時機;在此之後,如果大艦隊集中起來,他們將有22艘無畏艦和4艘戰巡去對付德國人的14艘無畏艦和4艘戰巡。在日德蘭,雙方的這個數字之比是28艘無畏艦和9艘戰巡對16艘無畏艦和5艘戰巡,而且英國人獲得了6艘裝備前所未有15寸炮的戰列艦。此外,儘管德國人此時在役的驅逐艦要比他們在日德蘭的時候的低劣許多,但是大艦隊在戰爭早期也是缺乏驅逐艦。更重要的是,對德國無線電密碼的破譯而提供的有極重要價值的情報體系還未發展。這件事兒源於俄軍在1914年8月26日從沉於波羅的海的馬哥德堡號輕巡洋艦上復原的德國海軍密碼和其他文件。

       儘管以蘇格蘭東北部為基地的大艦隊有更好的地理優勢,而且這些基地短時間內沒有被德國人發現,但是由於主要的造船廠都在英格蘭南部,所以蘇格蘭東北部地區只有很少可支撐大型艦隊的設備。在羅塞斯的新船廠在1916年前無法投入使用,而在斯卡帕灣、克羅默蒂、羅塞斯的錨地直到1914年11-12月間都無法防禦潛艇攻擊,因此有一段時期大艦隊以蘇格蘭東北的埃維湖為基地,隨後又改為愛爾蘭北部的洛夫斯威利和馬爾的納基爾湖。海軍部甚至在1914年10月20日許可在極端情況下艦隊可以撤退至愛爾蘭西南部的博黑文,但是事實證明這是毫無必要的。在北海南部,英國人擁有由輕巡、驅逐艦和潛艇組成的哈里奇分艦隊,並且有部分前無畏艦不時在諾爾駐紮。

  公海艦隊以德國主要造船廠所有,位於雅德的威廉港為基地,另外不萊梅哈芬,和庫克斯港和北海的前哨赫爾戈蘭島亦能夠為分艦隊提供錨地。基爾運河連接了北海的基地和波羅的海旁的造船中心基爾。由小型潛艇組成的弗蘭德小艦隊於1915年成立,以布魯日、奧斯滕德和澤布勒赫為基地,隨後又有一些驅逐艦加入到了這個艦隊之中。

  德軍潛艇在整個戰爭期間都嚴重限制大艦隊的活動,而護航驅逐艦續航性的不足亦限制雙方艦隊的作戰。然而,整個一戰期間亦無一艘無畏艦或者戰巡被潛艇擊沉,而且沒有一艘英國無畏艦和戰巡被潛艇擊傷,反倒是英國潛艇成功以魚雷的命中了德國潛艇,其中4枚在北海,另外1枚在波羅的海。如果它們更努力攻擊商船運輸,德國潛艇本應更能成功擊傷甚至擊沉大艦隊的主力艦。

  潛艇在海上行動中的優勢在以往的大戰中並未顯示,但是水雷的威勢早而存在:早於1861-1865年的美國內戰中就被有效使用,而在1904-1905年的日俄戰爭更大為成功。不過,英國海軍直到一戰不幸爆發之前漫長歲月裡都忽視了它們。大膽號於1914年10月27日在距離洛夫斯威利28英里的水域撞上了一顆水雷而沉沒,但是它是1914-1918年間唯一一艘因此沉沒的無畏艦或戰列巡洋艦,而在北海和英倫三島周邊水域只有另外兩艘船(都是德國船)被水雷所傷。

  四個對在日德蘭海戰中作決策的海軍上將中,有三個自從戰爭爆發以來就呆在他們的指揮崗位上了:傑里科海軍上將為大艦隊司令;戴維貝蒂海軍中將,正如官方記載,從1915年2月就一直指揮戰列巡洋艦或戰列巡洋艦隊;希佩爾海軍中將指揮德國偵察艦隊。但是,公海艦隊的司令官舍爾海軍中將卻是自從1914年8月來的第三位擔任此職務的將領。最初,馮英格諾爾海軍上將擔任此職務,但是在發生於1915年1月24日多格爾沙洲之戰後的1915年2月,他被馮波爾海軍上將所取代,當後者於1916年1月因病退休,舍爾海軍中將被任命為艦隊司令。

  相對於前任而言,舍爾是更合適擔任艦隊司令的的人選,並且與傑里科,貝蒂及希佩爾一起,都被認同有足夠的能力,儘管這四位都缺乏天才的創意,不過日德蘭的情況卻絕不適合顯示這種素質。

  英國方面對日德蘭海戰結果的不滿導致了傑里科和貝蒂支持者之間惡毒的口水戰,但是兩位將軍之間的分歧卻遠比貝蒂的黨羽們所相信的要小得多。傑里科出於前述戰略原因在求戰上十分謹慎,而且在他制定的臨敵方案中,就計劃到了可能與公海艦隊遭遇。由於害怕德國人會按將他的艦隊拖入水雷和潛艇伏擊中,他拒絕如此互無勝負的行動。由於水面艦隊和潛艇部隊之間的密切配合存在的問題此時尚未浮顯,因此從15年至18年英國在能夠擁有24節航速以便於和水面艦隊密切合作而臭名昭著的K級蒸汽動力潛艇上花費了的很多沒有回報的付出。

  因為水雷的關係,日軍在1904年5月15日一天就損失了它們僅有6艘戰列艦中的2艘,這要歸功於俄國人把水雷佈置到了旅順口外日軍的航線上。而在日俄戰爭其他成功的雷攻案例中,傑里科可能也知道俄國舊式戰艦納瓦林號在對馬決戰後的夜晚被3艘日本驅逐艦在其正前方佈設的24枚水雷擊沉的事。德國人沒道理不發展同樣的技術。

  相對於之前暗示的狀況,傑里科更積極與公海艦隊交役,但是除非面對無法承受的風險,否則引誘德國人針對整支大艦隊進行決戰是完全不可能的。在1916年5月4日的試驗意圖將公海艦隊引出來,為作為準備,在前一晚,英軍在威利燈塔以南佈置了80枚水雷,在博爾庫姆西北35-40英里的地方佈置了530枚,第九個布雷場所赫爾戈蘭海岸線也被布上了水雷。3艘潛艇在泰爾斯海靈島埋伏,另外7艘埋伏在威利和合恩礁燈塔。誘餌將由來自距離合恩礁以北5英里的文德克斯和恩格丁,準備襲擊騰德飛艇庫的水上飛機扮演,並由一個輕巡洋艦中隊和一個驅逐艦分隊護送。然而由於只有一架水上機成功起飛並在丹麥的領土上丟下了自己的炸彈,這場突襲實際上並不存在,所以大艦隊的戰列艦們在水上飛機補給位置西北75英里的位置上花了5月4日一早上的時光進行機動,戰列巡洋艦們在戰列艦以南30英里的位置,最後在14點整由傑里科率隊返航,貝蒂緊隨其後。雖然部分英國船隻的行蹤被回報,但是對德軍指揮機構而言情況還不明確,德軍隨後在5月5日進行了防備襲擊的準備。儘管這些細節被英國海軍部截獲,並且在16點30分至20點30分間用無線電通知了傑里科,可是此時傑里科的驅逐艦的油量並不允許他5月5日晝間返回合恩礁附近水域。

  隨著大艦隊以北方為基地,英國東部海岸線成為德國戰巡突襲的目標。最嚴重的一次發生於1914年12月16日。希佩爾的戰巡(塞德利茨號,毛奇號,馮德坦恩號,德福林格號),快速裝巡布呂歇爾號,4艘輕巡(其中科爾貝格號攜帶著100枚水雷)和18艘驅逐艦,在黎明抵達約克郡海岸,此時主力艦艇分成兩隊砲擊哈特爾浦和斯卡伯勒,而科爾貝格號則在海岸附近水域佈設水雷。擁有14艘無畏艦(大選帝侯號,5艘凱撒級,4艘赫爾戈蘭級,4艘拿騷級)8艘前無畏艦,2艘裝甲巡洋艦和8艘輕巡洋艦以及54艘驅逐艦的公海艦隊主力在馮英格諾爾的指揮下在日間出現在斯卡伯勒以東130英里,北緯54度40分,東經3度的水域。

  英國海軍部透過部分被截獲並破譯的命令得知德國戰列巡洋艦將要出動兩天,但是他們的結論卻是戰列艦不大可能出動,而他們基於這結論的部署差一點就導致不可挽回的災難一一英國海軍部計劃在襲擊者的歸途中截住他們,而後續各艦於7點30分在北緯54度10分,東經3度的位置——僅僅在公海艦隊黎明時的位置以南30英里——集結:第二戰列艦中隊(英王喬治五世號,百人隊長號,阿賈克斯號,獵戶座號,君主號,征服者號),4艘堪用的戰列巡洋艦(獅號,瑪麗女王號,虎號,新西蘭號),4艘不中用的裝巡,4艘輕巡以及7艘驅逐艦。海軍中將喬治沃倫德坐鎮英王喬治五世號指揮。哈里奇分艦隊則於晝間集結於雅茅斯待機。

  在5點15分英國驅逐艦與公海艦隊前方的右翼前衛屏發生接觸,儘管德軍在交戰中打得更好,馮英格諾爾還是相信他的前衛屏是與整個大艦隊的驅逐艦屏相遇,於是,來自凱撒號過分警覺的命令反對用戰鬥艦隊冒險,於是艦隊在5點42分向左轉16點以便沿著與之前相反的方向前進,並於40分鐘之後踏上回家的旅途。德國人的左翼前衛屏一度距離第二戰列艦中隊僅有10英里。

  沒有必要描述這一天接下來的情景,如果馮英格諾爾繼續壓上,公海艦隊能否在自身損失輕微的情況下摧毀第二戰列艦中隊並因此獲得超越大艦隊的優勢?這肯定要留下一個猜想,但是至少德國人曾經有過這樣做的機會。

       曾經有一個時期人們堅持認為貝蒂運氣不好沒有與希佩爾交戰,兩者之間的距離一度只有12英里,但是4艘德國戰巡在戰鬥威力上要遠勝於貝蒂的4艘英國戰巡,因此兩者之間沒有交戰對不列顛來說可能是很幸運的。3艘屬於大艦隊的戰列巡洋艦包括皇家公主此時已經被派去對付馮斯佩伯爵的裝甲巡洋艦們去了。

  德國人的下一個行動導致多格爾沙洲之戰,一場英國人大勝的行動,儘管仔細審視關鍵事項並不是那麼令人滿意。德軍決定進行一次對多格爾沙洲的偵查以便發現猜想中的英國人的監視方法。因為沒有預料到激烈的交戰,所以戰列艦支援被示為不必要。由於國王級和凱撒級前往波羅的海訓練,德國人此時在北海上的力量很薄弱,僅有3艘赫爾戈蘭級和4艘拿騷級無畏艦。同時馮德坦恩正在修理故障,因此希佩爾的力量只餘下塞德利茨,毛奇,德福林格和布呂歇爾,4艘輕巡洋艦以及18艘驅逐艦。

       傳給希佩爾的無線電令被英國海軍部於德國人出發前五小時,即1月23日11時15分截獲,情報顯示希佩爾將在第二天黎明到達多格爾沙洲的東南端。希佩爾要求於1月24日清晨進行大範圍空中偵察,3艘飛艇做好了準備卻沒有及時起飛。

  英國海軍部緊接著進行了部署。貝蒂率領在羅塞斯的5艘戰巡:獅號,虎號,皇家公主號,新西蘭號,不撓號和4艘輕巡洋艦將要與哈里奇分艦隊的3艘輕巡洋艦和35艘驅逐艦於24日7點在北緯55度13分,東經3度12分的位置匯合,埋伏並與敵人交戰。同樣部署在羅塞斯的6艘愛德華國王級前無畏艦和3艘裝甲巡洋艦即將於7時45分抵達北緯55度35分,東經2度的位置以防德國人北進,而來自斯卡帕的大艦隊主力和來自克羅默蒂的部分單位將在9點30分的時候在北緯57度,東經2度2分的位置上集結並向南行進。有21艘無畏艦可供這次任務調遣。

  英德輕巡洋艦間的接觸發生於7時5分,到了8時在平靜的大海和微微的東北風的映襯下,德國戰列巡洋艦的輪廓格外清晰的進入了獅號視野。貝蒂在它們右舷船尾的位置上並且在8時37分陷入了長距離追逐。由於西北方向被認為是從8艘大型艦艇中排出的煙雲映入眼簾,希佩爾已經於7時35分轉向到1220(注),但是主要因德國人煙囪中排放出的煙霧和下風位置,直到8時40分他們才發現英國戰列巡洋艦。

  獅號於8時52分發動了它第一輪射擊,此時距離超過2萬碼,儘管在過去一小時中貝蒂艦隊一直在以最高航速追擊,雙方距離也從未拉近到過1萬6千碼以內。虎號於9時開始射擊,皇家公主於9時7分開始射擊,德國戰艦們則於9時11分至9時20分開始射擊,而新西蘭號直到9時35分貝蒂命令按次序交戰時才開火,但是不撓號由於不能跟上編隊而且受限於老式的砲彈,其主砲射程僅有1萬6千3百碼,所以直到10時45分才開火。雙方的火力分配都很不規律而且大多數看得見的目標都加入了交戰。德國人似乎不能超過23節,而獅號卻可以達到27節。虎號繼續保持陣位,但是皇家公主和新西蘭卻稍微落後了,因此貝蒂在9時52分減速至24節以使得他後面的船能夠跟上。

  在行動的頭一個小時英國人的射擊命中率被認為是優於受自身煙囪煙霧妨礙的德軍。塞德利茨和德福林格各自中彈2發,布呂歇爾中彈一發,獅號中彈2發。除了獅號在9時43分命中塞德利茨的一發導致兩個砲塔喪失戰鬥力並引起非常嚴重的彈藥起火的砲彈之外,沒有一發造成重要傷害。

  貝蒂於10時10分再次增加航速但是在9時52分至10時30分的戰鬥期間只有一發引起損失微乎其微的砲彈命中了塞德利茨號,卻有4發引起極強破壞的砲彈命中了獅號。然而10時30分,布呂歇爾號被皇家公主號命中,並引發了毀滅性的彈藥起火同時毀壞了一個鍋爐艙,導致速度下降至17節並因而掉隊。沒有人知道在接下來的四小時中有多少砲彈擊中了它,但是總數可能是數不清的。德國戰列巡洋艦現在測定了獅號的距離,從10時35分至10時51分10發砲彈擊中了它並迫使其退出戰鬥。在10時45分超越了獅號的虎號也同樣被兩發砲彈擊中而只有一發還擊的砲彈擊中了德弗林格號。

  在10時54分,一艘臆想中的潛艇在獅號的右舷被發現,根據貝蒂的命令,虎號、皇家公主號和新西蘭號在11時2分轉向90度以便向左舷集結。這次轉向導致了一次德國驅逐艦攻擊的取消,貝蒂計劃3艘戰列巡洋艦由坐鎮新西蘭號的海軍少將阿奇博爾德摩爾爵士的指揮下繼續追擊,而不撓號則對付布呂歇爾號。不過他的信號卻被誤解,全部4艘戰巡都在和布呂歇爾號交戰,而希佩爾在經過些許猶豫之後便溜走了。由於90度轉向,虎號被4發砲彈擊中,獅號被本場海戰的最後1發砲彈擊中了。布呂歇爾被證明是極難擊沉的,它被差不多50發來自戰列巡洋艦的砲彈和兩枚阿瑞托撒號輕巡洋艦發射的魚雷擊中後,才於12時13分傾覆。在它沉沒之前命中虎號一發、命中不撓號一發,並迫使莫特爾號驅逐艦退出戰鬥。

  獅號最後在後上的55艘的驅逐艦的屏護下,由不撓號拖拽,於1月26日6時35分抵達羅塞斯。英國傷亡人數令人意外的少,僅有15死32傷,而德國方面的損失卻高達954死80傷,另有189被俘。德國戰巡只被命中了很少幾次,總共只有塞德利茨和德福林格各自3發,毛奇號毫髮無損,與之相對應的是有16發11或12寸砲彈命中獅號和6發砲彈命中虎號,由於希佩爾的3艘戰艦相對於摩爾的3艘來說更加優良,所以可能對英國來說停止追逐正合時宜。

       雖然在馮波爾的指揮下公海艦隊僅有極少的行動,但是舍爾就更富進攻性,在1916年3月6日德國戰巡航跡遠達布雷肯里奇,而戰列艦也出現在泰瑟爾島外海。德國戰列艦出現在荷蘭海岸的事兒直到7時才被英國海軍部知曉,此時距離德國人返航只有21個半小時。

       1916年4月25日針對洛斯托夫特和雅茅斯的轟炸被計劃成一個示威行動,作為對愛爾蘭叛亂的支持。此時希佩爾生病了,所以波迭克海軍少將將率領塞德利茨號,呂佐夫號、德弗林格號、毛奇號和馮德坦恩號,6艘輕巡洋艦和2個驅逐艦分隊執行此次襲擊任務,而公海艦隊餘下的部分,包括17艘無畏艦在內,將要在泰瑟爾島以西,距離英格蘭海岸線70英里的位置上進行支援。由於塞德利茨號在4月24日下午撞上了一個水雷並需撤退,放是波迭克轉移到呂佐夫號上。英國海軍部在4月24日19時清楚地知道了德國人將向西來,但是傑里科在那天早晨才剛剛結束巡邏歸來,而且大艦隊需要加油。儘管南方的天氣很好,但是驅逐艦們未必能夠經得起北方的強勁南風。

  擁有3艘輕巡洋艦和18艘驅逐艦的哈里奇分艦隊曾經在4時之前短暫的發現了德國戰巡,但是後者率先砲擊洛斯托夫特和雅茅斯而直到4時49分才開始向哈里奇分艦隊開火。康奎斯特號輕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受創,不過英國戰艦們四散開來,所以波迭克於7分鐘之後中斷任務並開始返航,而舍爾亦於5時20分開始返航。

       4月24日21時10分至23時之間,包括28艘無畏艦,8艘戰列巡洋艦在內的大艦隊中的各種艦隻從斯卡帕,克羅默蒂和羅塞斯出海,並且迎著大風以最快速度向南,但是直到次日5時戰列巡洋艦依然距離紐卡斯爾所在緯度以北10英里之遙,而先導的戰列艦中隊仍在阿伯丁所在的緯度上,所以要逮住德國人是不可能的。

注:除非另有說明,否則所有的路線和方位都是可靠的,而且通篇使用的皆是格林威治時間。
俾斯麦从小炸不怕,俾斯麦启航不怕炸
俾斯麦开战怕不炸,吊一串水雷碰陀掌

俾斯麦从来炸不怕,俾斯麦生性不怕炸
俾斯麦炮术夸啦啦,一轮半齐射会说话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6 00: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lse 发表于 2012-9-6 00:03
對1樓修改的結果

北海艦隊運用:1914——日德蘭

嗯,确实通顺多了,嘿嘿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少尉

七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2-9-6 00: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go229 发表于 2012-9-6 00:10
嗯,确实通顺多了,嘿嘿

請問一下紅字的english原文是?
俾斯麦从小炸不怕,俾斯麦启航不怕炸
俾斯麦开战怕不炸,吊一串水雷碰陀掌

俾斯麦从来炸不怕,俾斯麦生性不怕炸
俾斯麦炮术夸啦啦,一轮半齐射会说话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6 00: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lse 发表于 2012-9-6 00:18
請問一下紅字的english原文是?

In the era of the armoured battleship Jutland stands alone, the fleets engaged being so much more powerful than those of the Russian and Japanese Fleets at Tsushima, the second greatest battle of the period fought 11 years earlier. By the time that the greatest battles of World War II - Midway, the Philippine sea and Leyte - were fought, the battleship had yielded pride of place to the aircraft carrier, and Britain to the USA as the chief naval power.

The High seas Fleet was based on the principal German dockyard at Wilhelmshaven in the Jade, and the estuaries of the Elbe, Weser and Ems, as well as the outpost of Heligoland, could provide anchorages for some units, while a canal ran from the Elbe to the other main dockyard at Kiel in the Baltic.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上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功勋勋章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铁十字勋章行政立法委骑士团勋章政道纪念章旗手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9-6 00: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go229 发表于 2012-9-6 00:22
In the era of the armoured battleship Jutland stands alone, the fleets engaged being so much more  ...

“德国主要造船厂的位于杰德的威廉港“
  "the principal German dockyard at Wilhelmshaven in the Jade"
-----------------------------------------------------------------------------

这里的"Jade"是一条河流,德语发音貌似“雅德“。

中将

八年服役纪念章骑士铁十字勋章纪律委员全球架空纪念章装甲精英提督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9-6 01: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229 于 2012-9-6 01:12 编辑
mathewwu 发表于 2012-9-6 00:54
“德国主要造船厂的位于杰德的威廉港“
  "the principal German dockyard at Wilhelmshaven in the Jade ...


其实我怀疑作者原意是杰德河口,而且威廉港也的确在杰德河口,但是为了忠实于原著,所以直接照抄了。这个词的德语发音的确是亚德,意思是玉,在斯卡格拉克的黄金一文里提到的“碧玉河”实际上就是这个河,但是看到此前大多数国内对此的翻译我决定还是用杰德。。。。。。。。。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军士长

八年服役纪念章全球架空纪念章旗手

发表于 2012-9-14 22: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留名期待后续...阉党什么的不可以...
我曾经试图抓住星辰,现在,我死了。

手机版|Archiver|© 2010-2019 zhanliej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3004737号 )

GMT+8, 2019-8-24 05:48 , Processed in 0.080643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