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列舰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47|回复: 13

[战史档案] 【原创】绝地悲歌:法国土伦舰队自沉始末

[复制链接]

中将

六年服役纪念章荣誉勋章元老荣誉纪念章行政立法委终身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0-10-26 16: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绝地悲歌:法国土伦舰队自沉始末
1942年11月27日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背景

1940年6月22日,法国战败。7月3日,英国针对法国海军发起“弩炮”行动,重创法国海军。在此之后,贝当元帅的维希政府将海军主基地设于靠近统治心脏且濒临地中海的土伦港。幸存的法国舰队大部分聚集于此,约有135艘舰船,包括约80艘远海舰船与55艘小型港口船舶,其中还有战斗力完备的斯特拉斯堡号轻型战列舰。

随着戴高乐将军的自由法国在中非开始获得胜利,1940年12月10日,纳粹魁首希特勒下达指令,要求秘密制定一个行动计划:一旦法国的殖民地显示出任何反抗维希政府的倾向,德军就将迅速占领法国南部并控制残余的空军与舰队。若各殖民地总督效忠于维希政府,这一行动就不会立即实施。

两年来,残余的法国主力舰队几乎一直停泊在港口,遵守着停战协定的要求,度过了一段相对安宁的日子。然而,随着盟军于1942年11月在北非登陆,地中海局势迅速恶化。希特勒认为,占领法国南部并夺取法国舰队有助于抵抗盟军在地中海可能的登陆行动。法国舰队的丧钟敲响了。

人物与势力

在事件中,法国海军上将、维希法国三军总司令弗朗索瓦·达尔朗与同为海军上将并兼任法国公海舰队司令的让·德·拉波尔德无疑是关键人物。如同很多法国海军人员,德·拉波尔德拥有强烈的反英情绪,这驱使他为维希政府效忠,而不是像土伦海事长官安德烈·马修斯中将一样两面摇摆。他与达尔朗在私人关系和工作上的交恶广为人知,之所以能在1940年9月被任命为公海舰队司令,只因贝当元帅认为舰队若由两个不和的人共同领导将更容易被维希政府控制。

此时土伦港中的舰队主要受到三者节制:公海舰队司令德·拉波尔德上将、土伦海事长官安德烈·马修斯中将以及法德停战协议。达尔朗则是法国海军的总司令,并不直接控制舰队。

德·拉波尔德上将指挥法国公海舰队,包括旗舰斯特拉斯堡号以及5艘巡洋舰、13艘驱逐舰。公海舰队的军官和水兵通过破坏油表和伪造报告的方式偷偷获得了大量油料。他们舰艇的油箱充满约一半的燃油,已足够前往北非,是最有希望出逃的一支舰队。但其中一艘巡洋舰还在干船坞中,无法移动。

安德烈·马修斯中将控制着法国第三军区舰队,包括6艘驱逐舰,3艘帆船以及20艘小型巡逻艇。另外,停泊在土伦的训练舰队也受他指挥,包括老战列舰普罗旺斯号、水上飞机母舰特斯特指挥官号、2艘帆船,5艘小型巡逻艇,另外还有已退役的老战列舰海洋号与前无畏舰孔多塞号。他手还掌控着一个潜艇小队,包括6艘武装潜艇,基地在土伦港海军基地附近的摩瑞隆海滩。这些舰艇中大部分都在修理或在船坞中,因而能出逃的数量十分有限。

另外,敦刻尔克号与2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以及一些供应支援船舶按停战协定的规定进行保管,都已解除了武装,停泊在干船坞中,只留下一些维护人员,无法进行航行。

动摇的舰队

1942年11月5日,达尔朗在阿尔及尔看望生重病的儿子时,盟军已如火如荼的展开了登陆行动。受到盟军登陆鼓舞的卫兵将达尔朗抓捕。在土伦,法国海军内部发生了严重分歧。德·拉波尔德将盟军的登陆视为对法国主权和殖民地的侵犯,立即请求希望能率舰队出港抗击侵略者。海军部——根据时任维希法国海军部长的加百列·奥本海军少将的秘书的回忆——回应道,舰队出港迎击是不可能的,任何决定将由维希政府而不是海军做出。而奥本少将本人认为舰队确实应该出港——不是攻击盟军,而是加入他们,共同反击德国。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奥本少将。在最初获晓盟军侵略北非的愤怒之后,加入戴高乐将军的队伍、与轴心国作战、收复沦陷国土的渴望逐渐在海军各阶层出现。谣言开始在官兵之间传播:达尔朗已知道了北非登陆的事,并已得到贝当元帅的支持,前往北非协助盟军。维希政府的领导人将很快登上旗舰斯特拉斯堡号,与法国舰队一道加入盟军。兴奋的水手们自发聚集在斯特拉斯堡号、科尔贝号、福熙号以及其他战舰上,高呼“戴高乐万岁!启航!”

拉波尔德愤怒地下令停止一切这类的游行,并逮捕所有参与者。尽管许多军官同样盼望抗击真正的敌人,但作为军人,他们必须服从命令。各舰舰长一致地强调,只有来自海军部的合法命令能决定他们舰船的去留。他们拒绝与船员讨论这些事,担心水兵们任何出格的行动可能遭致德军对港中舰队进行毁灭性的空袭。

11月10日,达尔朗与艾森豪威尔达成了协议。他以贝当元帅的名义发出命令,指示北非的所有法国部队停火并转为中立,实际上是转向盟军。他的所作所为旨在与盟军交换对法属北非与法国舰队的统治权。在美国的压力下,达尔朗向拉波尔德发出一条个人信息,要求他反抗海军部的命令,带领舰队从土伦航行至达喀尔。由于贝当正式否认了达尔朗的行动为他所支持,这条信息自然而然的被丢进了垃圾箱。不过三天后,贝当却向达尔朗发出一条私人信息,称使盟军与维希法国停火的达尔朗有一个“亲密的后盾”,但正式的停火决定应该由盟军而不是受到德国威胁的维希政府作出。海军部长奥本少将向贝当施加压力,促使其批准舰队航行至达喀尔。但贝当告诉他,所有官方与非官方的沟通、矛盾的信息都只是为争取时间的策略,而舰队,在目前的情况下不能出航。从维希政府方面来看,确实只有时间,能拯救他们,拯救"法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置酒上方,烽火未熄,望风樯战舰,在烟霭间,慨然尽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六年服役纪念章荣誉勋章元老荣誉纪念章行政立法委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0-10-26 16: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维希自由区的陷落

在盟军与维希政府做着这样或那样的努力时,轴心国开始行动了。盟军占领了北非,德国占领残余的法国南部领土以加强设防似乎是理所应当,更何况,德国的间谍人员已经发现了维希政府与盟军的秘密谈判。40年制定的秘密行动计划开始启动,并进行了一定更新。德国第一集团军将从大西洋沿岸进军,第七集团军从法国占领区出击,而意大利也会派出部队控制蔚蓝海岸,同时将占领科西嘉。夺取舰队后,大型主力舰艇全移交给意大利人用以在地中海上抵抗盟军,而小型舰艇与潜艇则归德国人。11月8日,作战指令下达,10日夜,一切准备完毕,进军开始。被削弱到极致的维希军队无法抵挡德军,只有广播节目在愤怒地谴责德军违反停战协定的行为。到11日夜间,德军坦克部队已到达地中海沿岸。

德军势如破竹的同时,德国海军的一些人士却对希特勒进行的这次行动表示反对。帝国海军元帅、海军总司令雷德尔试图说服希特勒,以武力夺取法国舰队是一个错误。作为一名从最初级的水手升至元帅的军人,雷德尔知道他的法国同行会做出什么。他认为,法国水兵主要是达尔朗在战前复兴法国舰队时经严格筛选而留下的专业人员,他们将履行自己的承诺:法国的舰艇不会落入任何外国势力的手中。他建议不要武力进攻土伦,而是留下一定空间并给维希政府施加压力,利用米尔斯克比尔事件后法国海军中的反英情绪推动法国舰队与德国合作,共同抵抗盟军。

希特勒似乎接受了海军元帅的建议。11月11日夜,他的使者拜会了法国公海舰队司令德·拉波尔德上将,提出德军对土伦及法国舰队仍然会遵守停战协定的相关规定,并鼓励德·拉波尔德率领舰队击退任何盟军在土伦附近可能展开的攻势。奥本少将勉强同意了他的要求,但下令即使对方挑衅,舰队也不能在海上进行任何攻击,只能在港口防御作战,以免德军或盟军找到摧毁舰队的借口。

11月12日,德意联军在距港口15公里处停止进军。拉波尔德再次重申:“没有任何外国人会登上任何一艘法国舰艇。”此时,他不再担心舰队会投奔盟军—— 轴心国军队已经控制了周围的机场与军事基地,舰队出航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而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保证舰队不落入德国人手中。他把各舰舰长召集到办公室,要求他们保证,他们的舰船绝不会落入外国人手中。而两位拒绝保证的驱逐舰舰长被饬令上岸,解除了职务。这天下午,达尔朗再次来电,促请拉波尔德带领舰队前往直布罗陀投奔盟军。不过,考虑到土伦目前的情况,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最后的希望

11月13日,维希海军部长奥本少将收到德国海军元帅雷德尔的一条消息。雷德尔代表德军再次重申了他们的态度:防卫土伦是法国的责任,而对于法国舰队,德国仍然会遵守停战协定的规定。但是,连雷德尔也不知道的是,他的元首此时已开始集结部队——他骗过了雷德尔,表面上接受他的建议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以集结更多的军队。

此时,残余的维希军队的左翼——大约五万人,在土伦周围的火炮与防空阵地设防,土伦的防御并非不堪一击。但是,德·拉波尔德盲目地相信德国人会遵守他们的承诺,不会进攻。而且,出于反英情绪,他把主要军队集结于港口附近,以抵御盟军从北非可能的进攻。

11月14日,德军地区指挥官会见了德·拉波尔德上将。按照1940年停战协定的规定,拉波尔德提供了土伦详细的设防布置以及抵抗盟军的作战计划。双方的指挥官都不知道,希特勒早已决定以武力占领土伦并夺取舰队。尽管拉波尔德盲目地信任德国人,海军部并不失清醒。同日,海军部下令,要求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一旦德军试图夺取舰队,法国水兵就要破坏全部的舰艇,不能使她们落入外国人之手。

11月15日,拉波尔德飞往维希,与贝当会面。他们之间的交谈只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就与海军部长奥本少将进行会谈。奥本亲自敦促他尝试带领舰队逃出土伦,但拉波尔德拒绝服从任何除了由政府发出的书面指令,而现在政府的指令是与德国人合作。这无疑是他只从个人感情出发得到的结论。因为,他不信任英国人、不信任盟军、不信任达尔朗的情绪甚至超过了不信任德国人。奥本拯救法国舰队的尝试最终失败了,他认识到,拉波尔德不是那个可以保护舰队的人。而他所看到的领袖 ——贝当元帅——只是一个年迈、累坏了的德国人的傀儡,这一切使他深深失望。他为自己想到两个选择:发起政变,接管政府与舰队,然后带领舰队前往北非,或是辞职。他在维希政府中的势力尚不足以颠覆贝当元帅与亲德派,因此,他只能辞职。

法国部队仍然在土伦周围设防,直到11月18日。这天,德国突然要求解散所有停战后法国仍保存的陆军。维希法国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领土已经被德军占领,领导人只好听从德国人的要求。11月19日,大部分防卫土伦的陆军已经被解散,只留下海军独自保卫土伦。舰队水兵只得按要求上岸进入陆路上的阵地。由于人员不足,舰艇无法迅速发动,土伦舰队逃生最后的可能被泯灭了。由于土伦防线的压缩,德意联军又开始“理所应当”的前进,进逼至距城市数公里的地区。

“里拉”行动

11月19日,希特勒完成了他的前期准备。他下令,夺取土伦法国舰队的“里拉”行动开始。行动的筹备工作一直将持续到11月26日(实际由于后勤方面的问题推迟到27日)。按照他们的计划,约1500名水兵将在陆地上被抓捕,另外约800名水兵则会在舰艇上被制服。夺取后的大型舰艇由于无法转移至大西洋,便全部移交给意大利海军。一些帝国海军的人员也参与了计划的制订,为希特勒提供如何尽量夺取更多尽可能完整舰艇的方法。不过,他们说的很清楚:从一开始,他们就认为这个计划就是个精神病人的构想。他们认为,轴心国方面不会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战利品。他们的这些言论显然被高层忽略。

三天后,11月22日,德军占领了最后一个法国机场:伊斯特空军基地。余下的维希空军被遣送至北部,随后被解散。现在,土伦已经成为了一个缺乏空中掩护的孤岛,而德意联军就在短短的数公里外。面对日趋严峻的局势,接替奥本少将出任维希海军部长的艾伯仁海军上将访问了土伦,会见了德·拉波尔德上将与安德烈· 马修斯中将。他向德国一再保证,舰队会按照停战协定封存在港口里,不会出逃。但同时,他也要求确保一旦德军违背诺言,所有舰艇将被有效地破坏。24日,由于考虑到德军可能会修复破坏的舰艇,破坏计划升级为将所有舰艇自沉。

11月27日清晨,“里拉”行动展开了。德国装甲部队开始进入土伦城,同时,德国空军也开始在土伦港外的航道布雷。4个装甲战斗组在城中汇合,分配各自的任务。第一组负责封锁位于城西的海军基地的入口,第二组负责占领两处港口附近的要塞与圣安妮的军营,第三组将控制摩瑞隆附近的广播电台,最后一组承担着最重要的任务:夺取舰队以及占领军械库。所有行动都在按计划进行,但在3时45分,军械库收到了警报。

马修斯中将在官邸中被德军抓获,但他的参谋却逃脱出来。他打电话向长官总部报告,随后被转接到公海舰队旗舰斯特拉斯堡号上。德·拉波尔德上将无法接受德国的背叛,但他还是向所有舰艇下令,准备自沉,并随时准备向进入基地的德国人开火。

当德军的坦克部队到达军械库大门时已经比预定时间迟了约一个小时。但守门人以德国人没有授权文件为由坚决拒绝打开大门,再次延迟了他们的行动约10分钟。
「置酒上方,烽火未熄,望风樯战舰,在烟霭间,慨然尽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将

六年服役纪念章荣誉勋章元老荣誉纪念章行政立法委终身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0-10-26 16: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德国人遭到军械库守门人的拒绝时,德·拉波尔德在斯特拉斯堡号上发出了他最后的命令:“破坏!破坏!破坏!”这一指令在信号灯、无线电与通讯小艇上一次又一次地被通知给各舰舰长。同一时间,港口的探照灯也发现了正在港外布雷的德军飞机。按照预先的计划,整支舰队迅速展开行动。大部分人员马上离开了舰艇,剩下的水兵开始在锅炉、轮机舱以及炮管里安置炸药、砸坏电台与火控仪器、打开通海阀。同时,他们还用燃油泵将舰上油料卸至海中。

与此同时,德国的行动指挥官却在黑暗中迷了路,以至于无法收到各行动小组的报告,也无法指挥行动。直到5时37分,他才收到第一行动组的信号:“按计划进行。未受阻力。”第一份详细的报告直到6点才送到他手中。6时30分,指挥官收到了前3个小组行动成功的信号,这3个小组已经占领了土伦港的周遍地区。6 时45分,第四行动组的报告送到。他们已经夺取了军械库并占领了海军基地西部的一部分,但在斯特拉斯堡号与福熙号附近已经开始与法军交火。

自沉

6点前,第四行动组的先头部队已到达距公海舰队旗舰斯特拉斯堡号系泊处约50米的地区。双方的报告在关于哪方先开火的问题上都把责任推予对方,但有一件事却毫无疑问:德军的四号坦克与法国战舰上的防空机枪很快开始对射。由于德军开始攻击,斯特拉斯堡号上的船员加快了行动速度,开始忙碌着安放炸药、打开通海阀。一发坦克炮弹命中了右舷后部的四联装130毫米炮弹,造成数名在此布置炸药引信的水兵死伤,其中包括一名上尉。130毫米炮的炮口迅速转向德军,但仓促间击中了港口角落里的一幢建筑。坦克显然无法抵抗大威力的舰炮,只好迅速撤退。

在短暂的交火后,德军恢复了理智,试图谈判方式稳定法国水兵的情绪,并夺取舰队。一名德军军官靠近战舰,用法语喊道:“上将!我们的司令要求您完整地放弃战舰!”而愤怒的德·拉波尔德在舰上回应道:“该舰已经沉没!”

不久,斯特拉斯堡号就因进水而坐底。在确认所有人员已经安全后,舰长鸣响了汽笛。随着这个信号的发出,安放在各处炸药的引线被点燃。6时20分,斯特拉斯堡号上发生剧烈的爆炸!巨响震撼着整个港口,气焰吞噬了整艘战舰,并点燃了泄露到水面上的燃油。尽管外观上没有出现严重损毁,但实际的破坏却相当彻底。斯特拉斯堡号完全丧失了作为一艘战舰的几乎所有能力。德·拉波尔德拒绝离开已成为废船的旗舰,要求每一名劝说他离开的德国军官为德国人的行为解释清楚。晚上 8点45分,他终于从舰上离开,携带着他的领袖——贝当元帅——的照片。他对德军指挥官愤怒地咆哮:“你们的元首是双重标准的人!”随后,他被德军逮捕。

靠近斯特拉斯堡号的是重巡洋舰科尔贝尔号与阿尔及尔号。德国军官走到跳板边要求见两舰的舰长。德军趁科尔贝号的卫兵谈话之机登上了船,却已经无法阻止法国水兵的行动。在斯特拉斯堡号爆炸后,科尔贝尔号也被炸毁。在阿尔及尔号上,舰长主动邀请一位坚决要求停止破坏活动的军官上舰,但这事必须先和同在舰上的师级指挥官拉克鲁瓦中将商议一会,请等待片刻。德国人准许了他们的要求。不久,冷静的拉克鲁瓦中将带领剩下的舰员走下巡洋舰,但在之前,他们已经点燃了引线。德军宣布,他们将夺取这艘巡洋舰,但拉克鲁瓦中将告诉他们,这艘巡洋舰即将爆炸。德国人逮捕了他们,随后,阿尔及尔号也爆炸了。被欺骗的德国军官怒吼道:“这是多么可耻啊!”阿尔及尔号上的大火持续了20天。

一侧的重巡洋舰迪普莱克号被德军直接登船。他们强行制服了舰上的水手,找到并封闭了通海阀。眼见局势失控,舰长下令引爆主炮塔中的炸药。当爆炸与大火发生时,舰长发出了最后的撤离命令。德军与法军都迅速逃离危险的战舰。不久后,大火引爆了鱼雷,彻底摧毁了巡洋舰,一直燃烧了10天。

在轻巡洋舰马赛号上,其舰长急于迅速破坏他的战舰,下令只引爆一侧的炸药以及打开一侧的通海阀。他没有按计划要求在龙骨上安放炸药,而是选择侧翻的沉没方式。德国突击队登上跳板,礼貌地询问是否可以上舰,竟没被拒绝。但登舰后,他们没有也无法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只能站在甲板上看着战舰缓缓倾覆。倾斜角度过大引发的火灾与爆炸最终摧毁了马赛号,这艘巡洋舰一直燃烧了7天。她的舰员全部被德军逮捕。

干船坞中的让·德·维埃拉号轻巡洋舰舰长决定不让德国人得到任何东西。他打开闸门,然后下令将舰身前部移到船坞外,打算以沉没的舰体堵塞住船坞。德国突击队登上了她并破坏了炸药引线。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通海阀已经被打开,而重要设备几乎被全部破坏。船坞闸门不能关闭,连干船坞也难以被轴心国利用到了。

而训练舰队的旧战列舰普罗旺斯号与水上飞机母舰特斯特司令官的沉没别有一丝黑色幽默。它的舰长邀请德国军官上舰交谈,双方聊得非常愉快。等到战舰已坐底的报告送到,德国军官才明白自己被骗了。特斯特司令官号上发生的事大体与此相同,只不过德军军官是站在甲板上慢慢发现舰艇已经沉没的。

按照停战协定解除武装的敦刻尔克号正在干船坞中。在接到自沉命令后,她的舰长以没有书名命令为由拒绝执行。但拉·加里索尼埃号轻巡洋舰的舰长在电话中说,他曾见过书面命令。于是,舰长决定破坏他的战舰。他破坏了一切可用的设备,随后打开船坞闸门,使海水涌入在“弩炮”行动中被英军攻击造成的、尚未修复的大洞。当德军到达时,安放于其上的炸药引线已被点燃。最终,这艘曾经的旗舰毁灭在一系列的剧烈爆炸中,舰桥与炮塔几乎被完全摧毁。

拉·加里索尼埃号与敦刻尔克号在同一个干船坞中,位于更靠近船坞闸门的外侧。她的舰长采取了与的让·德·维埃拉号一样的措施,不仅沉没了战舰,还堵死了船坞。附近的福熙号重巡洋舰也打开了通海阀,同时用炸药破坏了她的主要设施。大火燃烧了数日,使之完全毁坏。

在土伦基地还有14艘被解除武装的潜艇,其中大部分自沉,剩余的也被不同程度破坏。摩瑞隆海滩附近的6艘潜艇一艘自沉,其余的逃往外海。之后,又有一艘在外海自沉。剩下的4艘潜艇中一艘逃往西班牙,另外3艘投奔了盟军。

所有在港口——包括干船坞、内港池——的驱逐舰都被她们的舰员炸毁并沉没在他们的系泊处。港内数十艘小型船舶也被自沉。在被毁灭前,她们的舰炮还摧毁了附近的海岸炮台。德国人只得到了2艘有用的舰船:解除武装的大型驱逐舰:虎号与猎豹号,原因只因为水兵们无法进行彻底破坏。另外,大型驱逐舰狮号也在干船坞内被德军夺取,但其设施与武备都遭到完全的摧毁。另外还有四艘潜艇在系泊处与干船坞内被德军突击队控制,但都损毁严重。孔多塞号倒仍漂浮在水面上,但这艘老旧的前无畏舰对德意双方没有任何用处。不能动的旧战列舰海洋号倒没被破坏,但只有作为备用浮桥的用处。

最后的话

法国海军履行了高傲而固执的弗朗索瓦·达尔朗在1940年许下的承诺:他们的舰艇决不会落入德国人之手。到战争结束时,1942年11月土伦港中的135艘舰船中,只有大型驱逐舰虎号、猎豹号以及4艘潜艇仍然幸存。然而,世界第四的法国海军已不再存在了。

(本文完)
「置酒上方,烽火未熄,望风樯战舰,在烟霭间,慨然尽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二等兵

四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3-3-17 17: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的海洋战略和舰艇设计200年来都有点剑走偏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一等兵

二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4-2-16 01: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其实二战最悲情的是法国海军 啥都没干尽被盟友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士

三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4-3-3 08: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土伦舰队的军舰被德军夺取,会改变二战的进程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二等兵

二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4-3-3 12: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了那么多好船,去还是留,在当时的确很难定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发表于 2014-4-7 17: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战法国的海军意大利的陆军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发表于 2014-8-18 11: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国人的决策,值得我们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发表于 2017-1-5 19: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胜则驰骋于广阔海洋
败则长眠于漫漫海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二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7-2-22 14: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賊和賊的對決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发表于 2017-3-21 03: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LeSoleil 发表于 2010-10-26 16:21
正在德国人遭到军械库守门人的拒绝时,德·拉波尔德在斯特拉斯堡号上发出了他最后的命令:“破坏!破坏!破 ...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一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7-3-24 07:3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鲸舰队 发表于 2014-3-3 08:53
如果土伦舰队的军舰被德军夺取,会改变二战的进程吗?

德国没有足够的水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列兵

一年服役纪念章

发表于 2017-3-24 07:39: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英国的法国战列舰最后做了诺曼底人工港的防波堤,也挺悲催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Archiver|© 2010-2018 zhanliej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3004737号

GMT+8, 2019-4-21 10:07 , Processed in 0.198824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